Posted in Investments 3次吐槽

贺新郎·读史 手书

 

1.康波周期中的香港

我向来都反对香港的动乱,但这只是站在投资人的利益视角考虑的,完全没有考虑到香港本地人的感受。但是,和历史上的任何事情一样,又何曾有人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呢?一直想就香港问题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去考虑,但是找不到合理的视角。直到考虑用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来解释,似乎可以得到一个逻辑自洽的,又不依赖任何主观观点的解释。

汇控40年 月级别

如果要谈到香港,必然要谈到港股,港股必然要考虑汇控和本地股,当然李嘉诚已经跑了,最近又闹不分红,那么看一下汇控这个股票长周期走势。

从六七十年代香港有股市后折腾了几轮,真正的牛市在90年代开启,汇控到08年金融危机前完成了百倍升幅。如果按照康波周期理论解释,刚好是走完了一轮繁荣到衰退的周期,即将走入萧条。而其中90年代因为中国大陆开放的节奏问题,节奏稍慢于国际市场上1980年后-1985年就开启的康波回升周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苏联垮台后的这一波资本主义超级繁荣周期,香港抓住了,中国大陆也抓住了。从长期看1998年的金融危机也只不过是个小波动,而08年的波动和现在的“下跌”看起来才是真的出问题。

如果从银行业自身发展的规律,银行业的利润(扣减实际风险)是实体经济利润的一个子集。而香港作为大陆的所谓窗口,其利润很大程度来自于从大陆的分肥,某种意义上说和澳门赌博的位置差不多。而到2008年后随着全球进入康波衰退,利率下降,银行真实收益下降,隐含风险提升,股价呈现大幅度波动的状态。这还是汇控,因为是香港,因为是中国。欧洲的银行早就直接跳水了。因为他们已经走完了衰退周期,失去了真实利率,只剩下了坏账!(如果考虑到今年的2020的病毒问题,经济只能更差了。) 未来汇控可能会一头栽下去,甚至可能破产(当然这个风险不是很大),港股自然也不可能有更好的表现。

回到香港的社会问题。假设,我就是假设,我们把香港人都扔进太平洋,腾笼换鸟,换上中国大陆人,把山头炸平,海都填了,湿地公园全部铲了,从青衣开始,新界移山填海,全部盖起房地产,深圳河盖上水泥板,八车道高速公路通到深圳,能不能重振香港经济?——当然能!

问题是我们不能把香港人都扔进大海里。香港本地人继续搞港人治港,这个状态就只能长期维持下去。因为从经济周期的角度看,香港地区(你愿意说国家也行)——已经进入日本或者后日本的那种状态了。就是本轮康波周期的衰退和萧条周期。加上拒绝移民的政策(日本化),这就是一个微缩版的日本,一个文明自然凋零消亡的培养皿。我们可以从更小体量,生育率更低的东亚国家(日韩台、港澳新)看出,拒绝移民的东亚小国实际上不想,也不能经济增长,它们高度内卷,比中国大陆还内卷,自然凋零和衰亡是必然的命运。 (大陆也别乐观,无非是晚一点)

 

70年代大逃港,难民带来廉价劳动力,也带来了顽强的创业精神,共产党都不怕,还怕资本主义吗?一辈实业家、金融家应运而生,创造了不朽的传奇。然而因为香港这个地方太小了,很快就饱和了,变得内卷。但是,香港还可以从大陆吸血,从所谓窗口活动中获利。这就产生了下一代的金融业专业阶层,房地产炒作的路径依赖和超低的生育率,固化的社会结构,不过这还能勉强维持。但当全世界都陷入衰退和萧条后,本已高度内卷化的,利出一孔的,依赖外部资源的城市国家就要绷不住了,内部矛盾激化。原因是无法(不论是因为物理原因还是因为路径依赖)找到新的增长点。其实,香港的困境是世界的困境的提前展现,因为香港更小,回旋余地更小。这个问题很快也要在更小的台、新、韩甚至日本出现。

 

如果我们要解决香港问题,要么解决掉所有香港人,强制重启系统,要么就要等待时间。等待十年到十五年,一方面新的经济周期启动了(假设还能有的话),带来新的投资机会,另一方面老人死光了,如果这时候能够开放移民,把人口增长到一千万以上,大量开发土地,就能重新振兴经济。当然了,如果还在港人治港的框架下,就需要深刻的社会变革。但社会变革(你愿意说革命也好,动乱也罢) 都需要时机,现在显然还不是时机,故现在完全不是抄底香港本地股的时机,只能做一些AH股,或者内地在那边上市的股票。行业恐怕也只能做食品饮料和高科技,其他本地的金融地产都没有机会。

 

综上所述,我认为香港的一系列问题只不过是作为非常小的经济体面对大周期萧条的正常表现。任何常态的政经手段都是无效的,只能坐等时间。世界上其他地方无非是回旋空间大一点而已,但再大也经不过全世界人折腾,这是我们不能回避的现实。这个现实就是:信息革命的红利用完了!

 

2.繁荣周期中的夏虫

刚才这一段内容我本来不想写出来的,实在是太打破了人的幻想。但是,但是我们思考一下:

现在全球有40亿人在用网络,接下来没上网的人也基本上没有电。OECD国家的GDP,除了美国,几乎十五年没有像样的增长。疫情来临后,中美两国多年的增长率一夜也变成负数了。

“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流”—— 小平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现在还是吗?

价值投资巴菲特,金融危机索罗斯。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的话,十几年前爆炒钢铁煤炭,现在穷追移动互联。夏虫是不可语冰的,然而虫子不能选择出生时间。作为时间线上的虫子,(对,你们是虫子! )出生就被洗脑和平与发展,价值与增长,明天会更好,难道不该换换剧本,乱世佳人,备战备荒为人民,住几天猫耳洞,来个血染的风采?

最可悲的是,你学了半辈子的东西,一转眼就——没,用,了!

经济学理论是屠龙之术,一种理论,很可能一辈子也就用那么一次。

 

 

 一篇读罢头飞雪, 
但记得斑斑点点,
几行陈迹。
五帝三皇神圣事,
骗了无涯过客。
有多少风流人物?

 

好一个 “一篇读罢头飞雪”!诗人用了一生,尝试去理解和解释从“人猿相揖别”开始的,可能被人所掌握的规律,并亲身应用到疆场上去弯弓月,真的流遍了郊原血。然而一篇读罢,鬓染白雪,竟然只能发出“歌未竟”的感叹! 这个世界的残酷性就在于,等你掌握了规律,你也该死了! 

 

经济金融理论是什么? 从实际上看,它也是一种思想上的武器。经济金融理论,无论是指导国家建设,还是指导公司经营,还是指导投资赚钱,都具有相当程度的对抗性。可以说,从有经济学和经济类理论的第一天起,人就试图通过掌握经济规律来获利。正如你有三代机,我就要有四代机,你有全球定位,我就要有电子干扰。你有洲际导弹我就要有拦截器一样,你研发了CAPM,算了夏普比率,加了杠杆进行自动化交易,收割了一代人,市场就会自发调整,抵抗你的交易理论,于是你就失败爆仓了。投资市场的对抗进行到现在,巴菲特提出了价值投资,那么就有无数彼得林奇去挖掘个股,一直到个股挖得挖无可挖,估值涨到天上,等来大崩盘。

 

之前我提出ETF投资的风险也是这个道理。巴菲特十年前提出买ETF,ETF规模十年膨胀了几十倍,收割全球主动基金,被动投资就这么称王称霸了?我看非也,接下来肯定也要被反制,宏观对冲将重夺优势。在动荡的萧条时期,什么价值投资、ETF投资、网络股、科技股这些老套路,也该退场了。这就是所谓的理论,不过是“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价值投资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

 

如果周期性衰退和萧条不可避免,那么繁荣时期的策略套路,理论依据(如价值投资)必然失效。如果不承认经济存在大周期波动,那么随着此类套路的应用,累加的估值也会提高风险并降低收益,最终还是会导致理论失效。

 

人世难逢开口笑,
上疆场彼此弯弓月。
流遍了,
郊原血。

 

 

金融市场,或者经济系统本身,不完全是正收益,无论如何存在零和现象。因此,彼此弯弓月是必然的。如果同一个策略应用得太多,必然彼此互相残杀,降低收益率。如果存在经济周期导致正收益变成负收益,那么同一个策略的叠加就将导致巨大的负收益,也就是金融危机,所谓的“郊原血”。

 

2008年至今的十几年,网络股,“科技股”,ETF,创业投资,这些成了同态竞争的同类策略,应用得太多了,不发生疫情也会降低收益。如果将来进入,不,已经进入了,萧条周期,必然会导致互相残杀,导致大规模的资本消灭和出清。

 

因此,夏虫必然要被冰雪出清。

 

3. 只有死神和韭菜永生

经济周期理论除了解释了经济周期之外,还有一个更残酷的事实,那就是经济周期如此之长,以至于一个人就算利用了大周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也老了。

因此我们丝毫不必羡慕前辈们。我们对前辈们怀着崇敬和谦虚的目光,但不应有嫉妒和抱怨。因为他们——快死了!

巴菲特、芒格、索罗斯、林奇都多大了? 他们,快、死、了!

你要李嘉诚把他全部财富交换你的年龄吗?

 

本轮周期如果始于80年代,繁荣于90年代到21世纪,从08年步入衰退,今年步入萧条和毁灭,信息技术完全普及,收益率降为近零,等待新兴产业的到来。

那么,90年代的创业者,大腕大佬也好,我曾经羡慕的父辈们,要退休了啊。

你是90年代中国股市的老股民也好,甚至是庄家主力,叱诧风云,就算三十年征战还活着,还穿得动黄金甲吗?你该退休了!

你们参与过的那些大战役,我们现在就当小说看看了,如同现在再读史,看到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战役的雄姿勃发,东乡平八郎在舰桥上高呼皇国兴废在此一战,一切慷慨激昂,扼腕叹息,都是历史了。同样,那些大牛市,大熊市,金融危机,百倍牛股,也都是历史了,历史了啊!

 

盗跖庄屩流誉后,
更陈王奋起挥黄钺。 
歌未竟,
东方白。

 

如果世界从没有经济周期,没有资本主义,我们就只能寄希望于几百年周期性的文明重启。等待大丈夫生于乱世,去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好在有了现代经济,不一定非要打仗(也不一定非不要)那么,就必须要有经济危机,周期性的把我们的父辈和他们的积累摧毁,让资源让出来,为我们所用。用到哪里去呢,当然是用到下一轮经济周期的主流新技术中去,这也是经济发展的内在含义。

 

现在请忘掉巴菲特、价值投资、ETF吧,这个时代以混乱开始,但必然是属于我们的。盗跖庄屩固然值得学习,成为陈王们的榜样,但陈王们更要亲身挥起黄钺,向命运作不屈的抗争。

 

等到下一轮繁荣来临,大众(韭菜)也会春风吹又生,把辛辛苦苦挣的工资投入到下一轮经济周期的机会(和骗局)中去。到时候会有新的金融理论指导他们所谓的投资,再一轮被收割,并把我们这一代中的幸运儿奉为神明。然而我们也老去了,要死了,一切都又成了历史,我们收割了他们,然后死去。

 

如果说我们的上一代(中国)人的代表是金庸先生,他以为,“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离去”,就像他笔下的江湖人物一样:

“是时蝴蝶谷前圣火高烧,也不知是谁忽然朗声唱了起来:“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 群豪白衣如雪,一个个走到张无忌面前,躬身行礼,昂首而出,再不回顾。张无忌想起如许大好男儿,此后一二十年之中,行将鲜血洒遍中原大地,忍不住热泪盈眶。”

 

那么我认同我这一代人的代表是大刘先生,他以为,“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但是如果让我选择,哪怕无论是否按下“前进四”的结果都一样,我还是选择要按下。

因为,可能还会有精彩的、未知的、令人向往的1900万年或450亿年时光。

 

 

 

 

 

 

 

 

 

打赏
2020年04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