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Others 13次吐槽

最近几个月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香港的抗议活动”和“北京APEC会议”,针对这两个矛盾尖锐的问题,本来我想写一篇文章叫做“反对占中,支持APEC”,可是中国政府又不会给我发钱,也不会请我去庆丰包子铺开文艺会议,一个看起来如此下作的题目一定会引起墙内外网友的一致喊打。我再仔细斟酌一下这个题目,发现这个题目确实不恰当,所以便改了。其实这个文章已经写了一周多,一直不敢发,既然香港今天清理了,我就发出来吧。

 

*本文中部分内容需要科学上网

 

“支持”和“反对”

在破口大骂我之前,我们如果仔细想一下,会发现其实问题在于:我们根本没有“反对”和“支持”的资格啊!作为一个生来就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支那人,连大陆的选举权都没有,去香港还要办签证,如何能“反对”香港的选举问题呢?同样的,APEC会议是各国老爷们的盛会,老百姓都要吃拌菜,怕脏了官老爷们的空气,怎么有资格“支持”如此规格的会议呢?再说了,反对或者支持,都是一种言论,或者要去游行,举个牌子,你看我发言都要翻墙,一种“*片有码,卖国无门”的悲凉油然而生。

所以,“反对占中,支持APEC”这个题目,本身就是不恰当的,或者说不合逻辑的。所以题目只好改成“评估占中和APEC的收益”。

严格说,对于国人是无所谓“收益”的,一切为人的“收益”都已经由“国家”收上去了,再适当的返还一点,好像鲁迅先生说的,把百姓先当牛马都不如,然后给予略等于牛马的地位,规定如何下跪,如何谢恩,就”万姓胪欢”了。但是既然已经暂时坐稳了奴隶,以至于可以上网发帖,于是我还是要分析一下,既然仍然要做很长时间的奴隶,如果在洋人、或是外界的因素下,主子的压迫能少一些,对奴隶们也不是坏事。

 

APEC会议

在APEC期间取得的大部分”国家事物”方面的得失,无论是卖了我所在的国,还是买了他们选民的国,归根结底是买卖他们的国。作为一个支那人,既不是本国选民,又不是外国选民,于是(无论哪个国家的)国家利益得失,其实都跟自己没有关系。哪怕今天中国政府割地赔款了,难道你准备去替朝廷把租界收回来?至于洋大人的国家得失,那就与你更远了,还是让他们的选民自己解决吧。

 

但是,本次会议还是取得了一些可能对我们(个人)有利的进展。

 

比如说,在自由贸易方面,中美达成了一些减免关税的举措,虽然我们不指望(也不可能)中美当局完全执行,但是有减税协议至少比加税要强,哪怕是一部分产品的关税降低,也是一件好事。按照现代经济学的观点,我认为自由贸易可以促进福利的增加,任何形式的增进自由贸易的举措,都是一种好事。同样的,中国和其他国家(如澳大利亚)也达成了贸易方面的协议,而此类协议只能是减税(不然还来开个屁),即便最后不能完全执行,也能拖延各国贪婪的政府增加税收的举动。

因此我认为,在会议期间取得的所有双边、多边税务和投资政策优惠,对于我们个人投资和消费都是具有促进作用的。虽然这种好处可能是以其他代价换来的,但是这些代价本来就不是你能控制的,即便不在这里花出去,也绝不会到你的口袋里。所以讨论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只要认为降低税率,应该是一种好消息。哪怕下一代苹果手机能便宜100元也是好事。

再比如,中美在签证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我知道马上会有人跳出来说,美国不给长期签证是因为中方的原因。但是事实是共产党以前不让你搞长期签证,现在让了,你本来就是没有这项权利的,无论是奥巴马大人还是包子赏赐的,总是一件好事。另外对于签证政策的放宽,至少短期内不会加紧签证政策,即便对于短期签证的人来说,申请美国签证也只能更容易,而不是更难。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项,虽然很可能是洋大人帮我们求来的,但是绝对是好事。

同样的,中日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与中国的签证协议,也只能是放宽而不是收紧。原来中国护照等于废纸,现在还能擦擦屁股了。在这个问题上我绝对是采取实用主义态度,放宽一点是一点,能少交保证金就少交保证金,更别说降低拒签概率了。

 

关于中日关系,我先唱唱反调,先不用假设钓鱼岛问题了,就说日本当年入侵了东三省,中国人也没怎么地,不还是接受了吗?所以说,所谓抗日只能存在电视剧里,真要是发把枪,明天去钓鱼岛上战场,十个愤青十个都得尿了。更不用说钓鱼岛在哪我也不知道,我不仅没兴趣砸日本车,更没兴趣去钓鱼岛送死。无论两国领导人照相的表情如何,说了什么,最终的结果就是降低了而不是升高了战争的可能性。

 

钓鱼岛归谁,反正不归你,但是千万别打仗,打仗了什么都完蛋。所以我认为在中日关系上,APEC会议至少起到了“降低中日摩擦”的作用,无论对于降低战争风险、减少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军官挑事的可能性,还是增加中日贸易(难道大家不想买11区的东西么……)都只能有好处而不能有坏处。

*不放那张合影照片是对我网站的尊重,因为我认为不能让丑陋的嘴脸污染了我的版面。

 

至于APEC造成的一些限制:关于在会议期间在北京的一些限制,很多人要跳起来叫了,没有人权了,如何如何了,好像他们在会议前是有人权的一样。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无需讨论,因为在极权社会里,本来领导要你死,你就不能活,不论会议结果如何,让你怎么地你就得怎么地,今天让你吃拌菜,你就不能吃火锅。既然地震也要不许娱乐三天,那么讨论这个毫无意义,本来你已经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了,无需说“为国做贡献”,也无需说“没有人权”。

这就好像家里来了客人,先把狗关到房间里一样,作为狗,来客人,客厅关门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但是如果客人带来了狗粮,还是值得高兴的,至少比客人来了要吃狗肉强。

 

所以总结一下,我认为APEC会议减少了贸易壁垒和签证限制,降低了战争风险,这些对中国个人是有利的,至于其他的问题,由于和自己无关,或者没有控制能力,可以暂时不予考虑。但是至少没有出现让个人处境变得更差的现实及可能性。因此虽然我没有资格“支持”APEC会议,但是可以认为这是一件对我有利的事。

 

香港抗议活动

首先我自己不想用“占中”这两个字。按照抗议者自己的说法,占领行动是要“以香港金融中心为要挟,让政府就某些问题让步”,可是大陆政府竟然一口一个“占中”,好像完全承认了抗议者诉求的存在,真是替你们捉急啊

 

当然我也不是来这里反占中的,我不是说过了吗,作为一个在两岸三地都没有选举权的人,哪有资格去反对人家的民主啊。但是我还是从我自己的利弊来谈谈这个问题。

首先,从某种意义上说,香港人不是在”争取自由”,“推翻独裁统治”。香港人从来都生活在一个自由地区,除了不能投票选总统,自来水可以直接喝,上网不用翻墙,可以随便上街而政府不敢开枪,呵呵,要是说香港人是自由斗士,张志新都笑了。这样显然是混淆了民主和自由的关系,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是香港选民,没资格批评他们。

而我从利益角度上说呢?那显然“占中“ 并没有什么利益。如果非要说“香港争取了民主对经济发展有好处”,那也是香港人的民主,跟大陆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举个例子,中华民国是个民主国家吧?跟你大陆人有什么关系呢?去台湾是不是得办签证,还要交五万块钱押金。(有人说叫入台证那真是没办法了)而香港在“不民主”的情况下,大陆人买两包以上奶粉还要判刑,如果哪一天民主了,走私奶粉是不是要判死刑?

 

我们退一万步说,如果香港永久割让给英国,97年香港独立成香港共和国,类似于新加坡,跟你大陆人有一毛钱关系吗?你是能随便去新加坡,还是能随便去香港?现在大陆人去香港只要交20块钱,没有实质性的限制,有钱人还可以去香港买房,一般的投资者也可以去香港投资股市、银行存款。这种自由是大陆所没有的,也是我所珍视的。而我们设想一下,如果香港独立了或者民主了,大陆人去香港旅游、投资、消费是会变的更容易还是更难?难道民主选举出来的香港总统,最后会把20块钱和7天的限制取消了,变成深圳那样随便来随便走?即便香港民主政府不给大陆人增加麻烦,也不会再放开了吧? 而目前看香港人对大陆的态度,显然有更大可能是设法给大陆人设限,甚至变成和台湾一样。(大陆人不能在台湾投资)

 

我作为一个投资者,我是强烈反对对国际投资者设限的,当然我也理解香港地方小,人口多,大陆人素质低,我要是香港人也没办法,只能出台限制政策。但是目前来看,从我自己利益出发,显然是目前的格局更有利。也许香港民主了会更好,但那也不是让我更好,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还有人说,香港争取民主可以动摇大陆政府的统治,这个可能也是大陆政府最担心的。但是这个问题就变了,至于如何在大陆推进社会变革,显然是另一个话题,不要跟“占中”混为一谈。而且大陆的社会变革也不能靠一个小地区的变革,自己不争气,想依靠港台,我看没什么希望。

 

所以从利益出发,我认为香港的抗议活动对大陆人没什么好处,不值得支持,而且香港民主化成功,可能会对大陆人更不利,民主化失败又徒增伤亡,实在是没有必要。至于有人说那香港人还要不要民主了,我靠,尼加拉瓜人要不要民主了,委内瑞拉人要不要民主了,关我屁事啊……

其实香港问题就是跟大陆人毫无关系的一件事,只不过对于很多大陆人,香港所谓民主斗争,在情绪上会投射出大陆民主斗争的影子,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是自己在争民主一样。其实香港和香港问题,对于大陆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香港对于大陆人只不过是个自治领,可以借用一下。如果真的港人治港,那更没大陆人什么事,不要自作多情了。

关于个人好恶

以上都是从纯理性角度说的,也是事实,而且我也没有支持或反对所谓国家大事的资格。但是如果从个人好恶角度上说,我强烈反对一切形式的非理性运动,支持一切提高科技水平、促进投资和自由贸易的政策。

有人会说我冷酷无情,变成了残忍的资本主义者,其实恰恰相反——

我认为能真正改善人类福利的行为,是创造和劳动。至于任何形式的分配(或者叫“社会管理”)都是建立在前者的前提下的。如果没有可分的东西,无论分配如何血腥,都是毫无意义的原地打转。

 

六十年代,当大陆的年轻人在红旗的海洋中舞动时,香港的年轻人正在劳动和创造。于是把一片平地建设成远东资本主义的明珠。而如今当大陆的年轻人在劳动和创造时,香港的年轻人正在街上打伞。虽然大家的口号和阵营可能不一样,但是干的都是毫无生产力,而且扰民和破坏生产的行为。当人们热衷于(任何类别的)政治活动,或者说热衷于分配时,社会就要出现问题了。

 

我年轻时在国外留学,正值奥运会,我同学说有某个反华(其实是反共)团体要捣乱,大家要去保护奥运火炬。于是一行数人开车几百公里来到外地,加入招展的一大片好像部落的红旗中。对方阵营也不示弱,挥舞的雪山狮子旗好像联盟。于是联盟和部落,哦不,是爱国学生和分裂分子展开了搏斗。我的爱国同学真的没有拿中共大使馆的五毛,也没去过那个高原,更不知道双方的政治主张,但是打起架来却绝对不敢落单。当一个分裂分子骑着后面绑着蓝色狮子旗的联盟作战用自行车冲进部落爱国学生人群时,大家果断把他拉下坐骑,打得双手抱头在地上求饶,完成了”生病的瞪羚“成就。

 

Capture

打赏
2014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