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进行吐槽

“人是一颗有思想的苇草”,自从人认识到只有思想才是自由的,肉体随时可能毁灭,也会随时间消亡,那些先行者们从来都没停止对自身和世界的思考,总是想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对未来的思考和预测,正是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标志,也是人的智慧和思想的光芒。我们不能不说,那些历史上为未来着想,忧虑的先人们,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社会的发展。虽然他们的预测和解决方案也有很多问题,但总是取得了作用。每当邪恶临近,又有人会站出来,提示人们要注意危险,但凡被注意到的,则危险被预防,而未被注意到的,事后才知道他们的远见。

 

我这里不想用知识分子这个词,在我这里,这是一个贬义词。但是,对于思想者们的思想,也并不是每次都能应验的。有的时候我们会过度忧虑,或是做出不正确的判断。在投资这个特定的领域里,发生了太多的波折,投资者对未来保持警惕和必要的谨慎是正常的,但同样的,对未来的忧虑也要考虑到是否过度。

 

人是倾向于模式识别的生物,如果在火星上发现一块奇怪的石头,总会有人把它理解成人脸。近代科学以来,重视逻辑推理和实验验证的科学,已经基本上在严肃科学的问题上抑制了这种倾向,虽然民间从中医到跳大神仍然活跃。但随之而来的又是逻辑推理和实验验证的新问题。对于社会学、经济学而言,由于无法进行实验验证,也不能控制单一变量,对历史的解读往往会再次陷入模式识别——寻找模式的老路,任何解释似乎都是“自圆其说”。在此基础之上,对未来的预测或推测,则是建立在或不可靠的基础上的逻辑推理,往往大事没能推理出来,却推理出荒谬的结论。当然我们不能苛责,人是有限的生物,有这些推测,预测和反思,总比没有要好,但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判断。

 

具体到投资业务上来,无论是宏观,行业还是个股,总是有逻辑推理的,不然交易也无法进行。看多有看多的逻辑,看空有看空的逻辑,而且在各自的时空框架内都是自圆其说的。但是市场还有价格这个维度,虽然我十分反对“价格包含一切信息”这种市场有效假设,但必须要承认的是,“价格包含(一部分)信息”。这里的信息,除了事实之外,当然也包括对事实的解读和推演。而这种推演如果走火入魔,走向极端,或是形成强一致性的预期,往往会使得“价格”内被塞入了大量错误信息,导致出现大幅度波动,或是形成一次交易机会。

 

可是人总是忧虑的,总是要找出一些事来忧虑,尽管没有事,他们也会找出事来。实在没有事,泡沫本身也是危机,人们会宣扬无限度的上涨,最终人造出一个危机。今年年初,很多人说了CNY汇率贬值会如何如何,全球经济会崩溃,导致新兴市场货币股票双杀,商品跌到极低的价格。但谁也没想到,之后的“去产能”,又把商品推上了高峰。但更没想到的是,资源股票并不是表现最好的,资源股票没能同步反弹,反而发生了“举牌”,一总结,大盘股涨得最好…  所以,在复杂的市场面前,人的预测和忧虑是非常有限(但不是完全没用)的。

 

高毅资产的冯柳(茅台03)说过,“市场是多状态的同时并存。信息有不同的确定性,如果某个维度的确定性突然提高到一定程度,那其他维度的权重就会降低,大家就容易被更确定的维度吸引集中,一般来说短期因素导致的市场降维比较多,常见于定量分析、走势分析或短期利好利空信息上,这一般导致中期顶或长期底。长期确定导致的过度升维则容易导致长期顶或中期底,主要多见于定性的过分理解上。”

 

这句话我现在理解的是,不仅仅是“利好出尽是利空”这么简单,而是说如果市场所有人对某一个因素集中表达,并集中忧虑(期望)某个因素,这个因素非常容易导致市场价格出现单方向的过度波动。这里“过度”的严格定义是:价格在可预见的时间内能够反向波动回来。因此,如果市场出现了对单一因素的集中表达,通常需要考虑对顺波动方向仓位的止盈退出,或是谋划着如何建立反向仓位了。当然这点非常难,而且很容易因为螳臂当车被碾压,但只要出现了对“单一因素”的集中解读和表达,一般离反转已经不远。

 

再深入的理解,事实上真实世界里不存在“单一因素”,特别是个股的经营,基本都不是被单一因素控制的。除去那些单一因素的个股(如矿产)外,大部分企业经营是复合因素的结果。此时如果出现单一因素导致的单向波动,可以认为,企业的基本面不可能与该因素的波动完全一致,故从基本面的理论上说,一定会出现基本面与价格的差值,当这个差值足够大时,应该可以考虑反向操作。举个例子,如果CNY贬值15%到20%,引起在美上市的中概出现50%跌幅,则此时我们应认识到的是,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影响利润(哪怕是用USD计价的)因素,远不是那点汇率波动能概括的。此时,如果一家公司未来能实现50%甚至100%的增幅,这点汇率完全不是问题。因此,但出现因为宏观的因素而下跌时,我们可以认定,如果未来这家互联网公司的价值会持续增长,可以克服宏观环境的不利影响。同样的,如果大盘进入所谓“牛市”,所有股票在短时间内,如一年左右,都出现了大幅度上涨,此时没有理由认为所有企业的业绩都出现了同步的增长,如果你的股票不是,也许该考虑适当兑现了。今年8月起港股市场出现的普涨,现在回顾则是无意义的,因为所有港股全部补涨了,以“估值低”为理由进行的仍然是投机。如果“估值低”就有“价值”,那为什么早不涨晚不涨,偏偏这个时候涨。

 

远见有的时候会发展成偏见就是这个理由。投资者总是忧虑,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又因为他们可以思考,当然会将思考用于投资决策。但是自然又十分复杂,当思考过度展开时就变成了偏见。当然,对标的的深入研究是一切的基础,没有对标的研究,这一切只能变成普通的投机,和看图说话没有区别。而且以上仅限于对大盘的过度忧虑,而对个股的忧虑完全可能是正确的,此时如果没有非常充分的了解,完全可能亏在个股上。

 

说了这么多,总要说说实际的。交易从来没有平静的时候,美国选举、加息、查处保险公司等一系列事件,造成价格大起大落。现在如果说对共和党的逻辑开始要出现过度展开的迹象,我们是否应该跟随着抛弃“科技股” ,抛弃“新兴市场”,跟着逻辑去追”四万亿”呢? 我认为如果从一个美国国内政策展开到未来MAGA运动,到美利坚的伟大复兴还属于正常,早早的开始叫“山巅之城”甚至“世界大战”,似乎太早了一点呢…

 

 

打赏
2016年1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