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2次吐槽

Hotel California 里最后两句,Night man 说: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这里应是“按惯例行事”的意思。前些天,我看到@简直 在评论某些公共政策时,对侃侃而谈“注册制”、“公共道路政策”的人说了一句:“它抛来一个注册制,你侃侃而谈,加以讽刺一番,机智如你;明天它又抛来一个XX制,你侃侃而谈,讽刺一番,机智如你。you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it ”

 

简直是我一向仰慕的投资大师,这句话可谓说到了点子上。在中国这个特别的环境里,大部分人都是被预定编程的机器,讨论来讨论去,机智如你,然而又怎么样呢?——当然,我并不是说上面洗脑洗得好,而是说,双方both 如此,官和民都一样。

 

Program and language

 

Programmed to receive what, depends on the programmer’s setting, may be the “dwarf musketeer” or “old bacon”. But most important is the program “language”, it both affect the program and the programmer.

程序被设定为能接受什么输入,取决于程序员的设定。程序员可以是不同的人。但更重要的是编程语言,它同时影响程序和程序员。

 

在这个物理世界,人脑的程序语言就是自然语言。如同在不同的编程语言中,//和#的用法都不同,不同的语言中,词语的意义是不同的。democracy和“民主” 不是一个东西,翻译是效率很低的。如果翻译效率足够高,那么只需要有模拟器,就能运行其他语言写的程序,何必要争论php是不是最好的语言?

 

连大括号的用法都不一样的话,更高级的“库” 差别就更大了,一种语言无法套用其他语言的库。 所以你读”I have a dream”用处不大,外国人读“资治通鉴” 也没用。

 

即便在同一种语言中,不同程序员创造的库、乃至变量名也不一样,如果没有合适的注释,你绝对不想去维护他人的代码。那么,对于大部分复制粘贴出来的中国人而言,他们的库就是default的状态。这个状态不能说不好,至少是低效率的。

 

但是大家却认为自己的那一点lib足够套用所有问题了,然后津津有味的讨论起来。

 

Default Library 

 

一台黑白电视机(年轻的朋友可能没见过了),给他插上普通彩色电视的线,也能播放节目。但是看上去仍然是黑白的。这时候如果较真,为什么没有颜色啊,然后在几个台里面换来换去,无论怎么换,还是黑白的。

273793_29cf1341039500255f3df270d9f0d

 

同样,未经训练的思想,输入真实世界的信息(当然是彩色的),但是无论如何,他都只能思考到自己能理解的那部分,并把不能理解的那部分忽略或者歪曲成自己的想象。虽然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强调过,任何人看问题都是带着“有色眼镜”,但是有色眼镜的质量也分好坏,有人可能是色盲,有人只能看到黑白,还有人只是颜色稍微偏差一些。

 

更有趣的是,人脑内置的处理模块(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理解信息,并煞有介事的探讨起来。两个黑白电视机之间的交流也是黑白的。

 

举个例子,在对“注册制”的交流中,股民们义愤填膺,讨论注册制的危害(半年前还在讨论注册制有利于创业板上涨呢)。或是听到注册制开始/取消的风声,股价便大幅波动。他们煞有介事的分析,如果注册制出的早,创业板会大跌,出得晚,就是利好…

 

仔细想一下,如果一个股票会因为整个股市“扩容”而下跌,那这个股票的价格显然就过高了。如果市场竟然会对“注册制”感到恐惧,那可想而知股票是毫无价值的。此时投机就好了,何必要计较什么“注册制”呢?——不论会不会推出,只要听到还有人在讨论这个问题,就把股票卖掉吧。如果你认为可以享受泡沫,那么按照技术指标即可,无需再讨论这些消息。

 

而几乎所有的人(包括证监会)都认为扩容是影响股价的重要因素,可见大家的library早就该更新了。股票价格是由(存量)的供求关系决定的吗?——如果是这样,还要搞什么股市!进一步想,如果宏观经济是由存量供求决定的,那还不如回到计划经济,搞什么市场经济呢?

 

同类的笑话也出现在政治领域,一本正经的讨论“两会” 并担忧起祖国来,真是太滑稽了。

 

 

 

 

 

 

 

 

 

2016年0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