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3次吐槽

人性所致。

China ban Bitcoin again! 听到这个消息,我没有任何意外。事实上我还在想,这个禁令来得晚了一些,是不是有些耽误了? 当然了,我仍然不评论币价、政策,这些毫无意义,今天我谈一个心理学问题:

为什么媒体人(含自媒体)这么仇恨比特币?

在比特币之外,China禁止的东西可真不少,今年又禁止了很多。被禁止的东西包括而不限于比特币、未成年人玩游戏、未成年人学科培训和补课(“教培”)、明星选秀和男明星过于娘化,网络公司美国上市、不符合碳排放标准的原材料生产,以及和比特币同一天被禁的奥特曼!

没错,奥特曼也被禁了,理由是血腥暴力。

然而,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又是“比特币凉了”、“重拳禁止虚拟币”… 各大媒体,不管是不是财经媒体,以及更多的自媒体,恨不得在“虚拟币”上面多踩计几脚。

这一幕我并不陌生。早在2013年的“禁令”时,就有媒体来采访我,还是“国家级”的正规媒体,用诱导性的言论提问:“这下禁止了,比特币要凉了吧?” 我当然是想说“无可奉告”,但是一句话不说也不好,所以只能说,这还要依据基本法…

但是,为什么自媒体上其他行业的新闻标题没有这么耸动呢?

因为媒体人要评论一个东西,首先要有点印象。熟悉我都不敢说熟悉,只是有点印象。绝大部分做媒体(自媒体)的人,都是年轻人,来到大城市打工,一无所有却自命清高,专业知识一片空白,全靠道听途说,但又想靠键盘制造轰动效果,好骗一笔流量来变现。

很难想象一个大众化的自媒体、公众号写一篇文章:“钢铁煤炭凉了!碳排放规定将如何如何!” ——这样的文章,恐怕只能出现在行业圈子里的作者。因为大部分媒体人,其实并不知道本地的钢铁厂在哪里,更不知道生产一吨铁要消耗多少能量了。如果让自媒体讨论碳排放、碳达峰,无非陷入了“西方国家的阴谋”、“大国金融战”一类的套路,而就连这样的文章,一般人也很难写出来。

而比特币和房地产,完美符合这个要求。在讨论比特币之前,你可以看到更多的文章:“房子开始吃人了!”、“房住不吵,这次来真的!炒房客凉了!”、“欧某断供,国家出手,这个行业完了!”。如果再结合最近的“恒大危机”,则可以再写一百篇:“等待皮带哥的下场”、“别让潘苹果跑了”之类的…

因为房地产熟悉啊,而且小编也买不起房啊! 一边每天从通州坐两个小时车上班,然后每个月看看那点可怜的工资,一年也买不起一平米。一边看见房地产商有几百几千亿,周围的谁谁谁早早买了房赚了一大笔,心里这个恨啊,巴不得“国家”出手,给这些人房子都充公了分给自己。最好恨不得打世界大战,把房子都炸没了,“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好!”

这时候出台一点房地产的政策,房地产公司出风险了,心里乐开了花,情绪就带进了文章,自然是“房地产凉了,炒房客跳楼了,皮带哥废了”。文章写得那叫一个痛快,和小编一样同是买不起房的读者连忙按了十万个赞。

如果领导安排写一篇取缔补习班的呢,年轻的小编们大多写不出来了,因为自己没孩子,连对象也没有,每年回家过年还要被长辈问。只能找找别人写的,顶多写个“内卷”。而年纪大一点的,自己也有孩子的作者呢,自己的孩子还在补课,就这样被取缔了? 他们可能买了房,但是非常恐惧自己的阶级跌落,恨不得让孩子报八个班,一听说补习班取缔了,心里都在暗骂,所以文章中也会对俞敏洪之类的有所同情。虽然有极少数的“俞敏洪凉了,新东方黄了”的内容,但是主流不是这个态度。

所以,除了熟悉之外,还要有差距。“碳排放”不熟悉,“补习班”没差距,激不起仇恨之心,写不出耸人听闻的内容。

至于“禁止未成年人玩游戏”,做了家长的小编非常想写,恨不得在微信里还要免费辱骂腾讯,奈何如果发一篇“马化腾凉了!腾讯完了”,自己的号也就完了,公司也就完了,说不定还要被“二五一”,掂量下轻重,还是“惹R不B起Q,R惹B不Q起”!

而比特币完美符合上面所描述的所有元素——熟悉、差距、仇恨。而且惹得起!

作为一个一线城市的媒体人(自媒体),想必认识形形色色的人,既然是网络媒体,网上的新鲜事肯定也不会错过。“比特币”这个概念进入China人的视野也有好多年了,一般的科技媒体、网络媒体不知道就不正常了。

然而知道没有用,关键是要买。买了也没有用,买了还要拿得住。所以对大多数媒体人而言,比特币是一个很早就知道的东西,说不定还买过,周围的朋友圈也经常谈,肯定认识几个靠币暴富的周围的人。——熟悉、差距产生了仇恨。

“我当初还采访过某某某,要是当初买了比特币…”

“我当初也买了比特币,可惜****就卖掉了”

“某某某现在已经靠比特币挣了几个亿了,我却连房还买不起”

现在国家严打了,“币圈凉了,比特币崩了,币民血洗了!” ——小编心里这个痛快啊,不亚于房地产崩了,许家印凉了,炒房客跳楼了。

所以“财新网”三番五次,连篇累牍,甚至写了几个“社论”,一定要国家彻底铲除虚拟币,以大快穷人之心。

然而如果你当初买了,为何还要当记者呢?记者一个月又能赚几个钱? 据说财新这样的媒体,基层员工一个月也就万把块钱,在北京嘛,还不是干十年就要滚回老家去。

唉,说得我都仇富了,凭什么啊,你们本地人生来就是贵族,恨不得世界大战,给你炸平了。——对啊,凭什么啊,凭什么美国人那么有钱,可是美国人我打不过,也够不着啊!那退而求其次,我仇北京人吧,惹不起啊,分分钟把我小编捏死。诶,这里有个软柿子,它叫比特币!

媒体人要的自由呢?

可是我上面说了这么多,还没有办法解释一个问题:媒体人一般都是左派,对政府(无论哪国)都抱有敌意,认为各国政府都压制自由,特别是言论自由,还对各种“弱势群体”抱有同情,无论是同情黑人、穷人还是知识分子,难道在比特币面前,媒体人不想追求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了?

你们这些媒体人不是平时天天抱怨自己的文章被禁,言论不自由嘛? 不是觉得美国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怎么在比特币面前都没了?

看你们平时在政府面前挺能打的啊,一会请时代的高铁等等你的灵魂,一会又“疫苗之殇”了,咋就对比特币不宽容呢?

原因是,比特币的自由,不是小编们要的自由。

小编们要的那个自由,是自己想干嘛就干嘛,别人不许管,但是自己可以对别人指手画脚,要求别人怎么样。路见自己认为的不平就出手管一管,自己认为合理的别人不许管。“黑人女同性恋”太可怜,必须加以保护,保护的钱问富人要,如果富人不给,就少数服从多数,投票强迫他们给。如果文科生小编的文章被禁了,一定是言论不自由,不够普世价值。

而比特币让他们感到恐惧。

比特币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是少数可以不服从多数的自由。文科生小编比政府还要恐惧,还要痛恨。富人竟然可以不被多数人抢劫?这还了得? 更可怕的是,在币圈竟然任何人想干嘛就能干嘛,可能小编自己也炒过币,结果无情被割,也不知道被谁割的…

于是提笔写了一篇文章: “来,国家,快给我禁了! ”

过了一阵子,国家真的禁了。“难道我是皇上肚子里的蛔虫?不,我一定是政治异常过硬,能提前判断皇上的决策,我太了不起了!”

这时候,小编们匍匐在曾经辱骂过的政府脚下,真心的感恩于政府禁止比特币。

看完这篇文章,如果你还没跟周围的媒体人绝交,你这辈子离自由与财富就更远了。

2021年0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