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进行吐槽

“社会从来都不是为了让你过得舒服才存在的,它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大多数人的生存,或是让大多数人以为如此。”

——Velaciela

听说中国又要禁止比特币了。

两三年前,我还在“币圈” 工作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比特币禁令的政治伦理》,(原工作的网站已经倒闭,故重发在这里)大概是描述了为什么不应禁止比特币。这也是初学奥地利学派思想的一篇作品,着重描述了尊重财产权对人的重要性,以及保护财产权就是保护人权的概念。

但是离开了实践讲理论,未免有些太年轻、太简单,甚至有些幼稚。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不应该”就不会发生,不然战争、死亡、毁灭就不会往复循环,让人打开任何国家的历史书,看到的都是两个字“吃人”。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现实中国家这头猛兽不仅会夺去人民的“比特币”,当然也会毫不留情的吞噬人的生命和尊严。当权者才不会跟你讲道理,他们信奉的是枪杆子的力量。因此,研究当权者是如何获得“枪杆子”,为何能让一部分人残杀另一部分人,才是务实的、有效的解决方案。 作为秀才,不仅要批判“兵”,更要了解哪里有兵,他手里有哪些枪杆子,他从哪里得到这些枪杆子的,以及在什么时候才会开枪,这样才能避免遇到“兵”,或是避免被他开枪打死,而不是空谈什么美国人的人权比某国好五倍。

比特币是一个自由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者的作品,但是离开了保守主义支撑的基本秩序,必然在任何地方都被禁止。很难想象比特币可以在朝鲜、古巴或巴基斯坦自由流通,没有一个保护私有财产,尊重人的权利的基本社会秩序和形态,任何创新或财富都无法存在。当然,讨论保守主义自由与经济的话题太大了,我这里只能谈谈几个方面,希望能有所启发。

极权主义国家当然可以禁止任何东西,从禁止生孩子到禁止比特币,这个逻辑简单而有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在这种环境下,不仅做不了比特币,就连生存都很困难。所以,我主要讨论一下有正常议会的国家(如美国)是如何“管理”各种东西的。

“比特币”和其他任何新事物一样,都是人创造出来的。要创造一件东西往往很难,要禁止它却很容易。但是政府机构本身没有自己的意志,事实上机构本身只是一群人或一群人的代表——如果要禁止什么东西,总是要有一些人提出这个禁令。如果有人提出要禁止某物,而无人反对,那自然会成为法律——某物就被禁止了。这个人不一定是“元首”或统帅,议会也可以。当一个议员提出要禁止比特币,如果没有另一个议员出来反对,那当然就成功禁止了比特币——所以,“民主”并不代表“自由”,议会制度并不能保证你可以搞比特币。这也提示我们,目前日韩火爆的比特币交易并不是可以高枕无忧的——只要有几个议员反对,就会很危险。

年轻而幼稚的人往往认为,西方的价值观是“我不赞同你说的话,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其实既然捍卫别人说话的权利都要“誓死”了,显然这个话必须深得我心。我不可能为一个我不赞同的观点去“誓死”,尽管那可能对少数人很重要。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更多是解耦的,你的死活我毫不关心,除非你的死活与我有关。 正如同性恋结婚一样,支持和反对的其实都是少数人,大多数人认为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大多数人说了要支持同性恋,那也只是一种语言上的敷衍,表明自己是政治正确的高贵自由派,如同不会有人真的组织国际纵队去支持亚非拉人民的解放斗争,或是在自己家里接待难民。如果你让他们拿起武器去保卫同性恋人的权利,他们才不傻呢。人类本身就是只看眼前的生物,你必须保护你自己有关的权利。

目前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面临的就是这样一种困境。假设100个人里面投票,可能1个人支持比特币,2个人反对比特币,其他97个人都没听说过比特币。而这两个反对比特币的人只要随便胡说几句,夸大一下比特币的危害,可能剩下的人不明就里的就投票了。而所谓民主,无非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是面临着少数人被多数不明不白的人所决定的风险,这也正是议会制度的缺陷。至于那一个支持比特币的,说了半天自然法权、加密代币… 人大代表们一脸蒙B,啥玩意啊,那我投个弃权票吧。

所以,指望民主制度来保护比特币本来就是痴人说梦,更不要说议员里面没见过比特币的人居多,但是都知道比特币价格暴涨。——“傻逼,我都没赚到钱你就涨了,妈的,我投票禁了它,反正这事跟我无关,投什么票都一样嘛”。如果真要在国会立法,现在结果一定是悲惨的。还好,比特币这东西尚属专业性较强的,一般都是在金融管理机关内部决策,没有轮到国会立法的程度。

因此,如果议会指望不上,那么就只能自己来了。争取自己的权利,即便在没有议会的国家其实也可以做到。比如中国,两个典型案例就是春节的“禁放”和“低速电动车”。但这需要一些特殊的条件。

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无疑是一件危险的事。在中国春节正是旱季,每年因燃放鞭炮造成的火灾都会造成一些损失,最著名的属央视大楼火灾了。同时,噪音和污染也对其他人造成了一些危害。有这么多坏处,却最终无法禁止(中国也下过此类禁令),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博弈案例。

中国在21世纪初曾短暂实行“禁放”——这么危险的事,带来的好处却很少,为啥不能一刀切呢? 结果就是老百姓偷着放,跑到郊区去放,跑到外省去放… 警察抓偷着放的人,过年也不能休息,社会成本可想而知。但是随后这项禁令逐渐废弛,最终竟然转变成了合法——城市里春节可以看到“合法”的销售点,搭着一个窝棚,老百姓又大摇大摆的放了起来,禁放令逐渐弱化成了“环境保护”的可怜海报,跪求老百姓少放一点…

“禁放”的核心转变来自于为了安全而实行的烟花爆竹专营制度。在许可证专营下,这个行业迅速形成了利益集团,而老百姓朴素的“放炮”想法,本来是一盘散沙,无法与政策对抗的。但在这些企业的推动下,以保护“文化遗产”和尊重“民意”为由,实施“定点销售”,并和管理机关对收入分成。结果是炮又可以放了,但是价格贵了很多倍,这部分钱变成了赎买权利的成本。至于火灾之类的社会成本,那就谁倒霉谁去承担吧。在这个案例里,生产企业形成了中心节点,裹挟着所谓“民意”向政策发难,并承诺利润分成,最终推倒了禁令。

另一个案例是所谓低速电动车,即电动两、三、四轮车。这种车无牌照,无交规,在路上横冲直撞,造成大量交通事故,显然属于应该“禁止”的范畴。事实上各地也采取了多次的打击行动,但是每次扣了几辆车后都是不了了之。有人认为这是“法不责众”,以及电动车的用户都是“弱势群体”,所以无法执行。但是过去的“禁摩” 却很有成效,很多城市都取缔了摩托车(后者以非法的电动车代替)。

我对这个问题有一定研究,之前我对低速电动车行业做过一些调研。低速电动车目前已经发展成一个庞大产业,涉及电池、整车、配件等,国内年产量达百万台以上,加上电动两轮车,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与摩托车不同,由于电动车门槛低(不需要驾照、牌照,充电成本极低),电动车刚起步就裹挟了大量的普通民众,而电动车厂家利用这些民众向当局发难,声称他们是弱势群体,要保护他们的“权益”。相反摩托车刚兴起时还属于较为昂贵和有门槛的产物,以及大城市汽车的兴起,加上电动车的挤压,自然摩托车驾驶人的群体不足以维护他们的权益,以及抵抗来自更为激烈的受害人(汽车驾驶人)的政治压力。

因此,即使没有议会,也可以通过某些手段确保自己的权益。但这必须有几个条件,首先是得到一个足够大的群体的支持,因此这件事情必须有利于,或者被认为有利于一个足够大的群体。其次需要一个有力的利益集团起到中心的作用,把这个群体组织起来,代表他们去发声。 之所以房地产行业调控一点用也没有,原因就是大部分城市居民都是有房的,再加上房地产行业这个强有力的利益核心,任何调控政策都只能沦为空调。买不起房的外地人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只占少数,因此无论他们叫得多响都没有用,甚至换来禁止外地人买房的禁令。而相反的,当山西煤老板的财产被剥夺时,并没有任何人为他们发声,甚至很多老百姓还拍手称快,觉得当局满足了他们内心那猥琐的仇富心态。

如果按照这个框架来看,比特币的命运显然并不乐观。比特币无法形成并维持一个持久的利益集团,更别说形成一个广大的群众基础。

首先说说群众基础。群众其实是有逃税、洗钱和非法交易的需要,更有投机炒作和赚钱的需要,这也正是为什么最近加密货币(代币)极度火爆,大量散户入市的原因。但是交易所里的比特币并不是真的比特币,真正的比特币所需的那种群众基础并不存在。别的不说,就“安全保存私钥”这一要求,对99%的普通投资者来说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比特币所拥有的极其复杂的技术、晦涩的工作原理以及对个人责任感极端的重视,使得比特币几乎永远没有可能普及到普通百姓手中。和黄金相比,也许黄金更能适合普通投资者的需要。

比特币对普通民众而言,更像是个“不明觉厉”的怪物,了解都谈不上了解,又如何能“支持”比特币呢? 如同当局之前也取缔了邮币卡、电子盘、文交所,各位币圈人士何时出来为他们发声过? 绝大部分人根本不会关心当局是否取缔比特币,如同他们不会关心是否取缔邮币卡,而少数人可能还看着比特币的涨幅眼红,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其次,目前所谓的币圈也绝对无法成为能够承担重任的“利益集团”,绝大部分币圈人士都是投机者,包括大部分的所谓企业家。他们来币圈是因为能赚快钱,而不能赚钱了走了就是。 他们无法承担代表群众发声的任务,更不要说很多人是以收割散户为赚钱的主要目的,发ICO已经让他们身败名裂。

在议会制国家里,比特币缺乏支持它的议员,缺乏支持它的政党,缺乏民意基础。在非议会制国家里,比特币没有群众基础,没有能胜任代言人的利益集团,这都使比特币在目前这个价位上极其危险,不仅成为众矢之的,随时加以打击,而且绝无任何势力能够替他们发声。 不要以为日韩管理松懈,那只是他们的当局反应迟钝,等到日韩那边出问题了,一样会面临缺乏社会基础的问题,结果肯定是一样遭到打压。

比特币的未来

Ethereum的成功以及表明,去中心化也有些缺陷,比如上述的一盘散沙。而有强力中心保证的Ethereum则大出风头,这可能是加密货币未来的一个出路。当然,Eth现在的价格也是无法维持的。

我认为比特币未来大有可为,但其群众基础尚需很长时间培养,更不要说其中的企业家了。而目前,在几年时间内,可能都无法满足这一要求。如果非要说比特币有什么出路,出路也不是没有,那就是一个字——“跌”。

当比特币跌到足够低,自然会有很多人进来抄底,其中肯定不乏金融业的精英人士。现在的比特币价格没有任何吸引力,且现在所谓持币的币圈人士,都想把币紧紧捏在手里,不为系统出力发言,却梦想着以后“一币一墅”,这是何等的自大? 只要你不交筹码,社会有99种办法让你交,你不卖就没人来抄底,政策就不会保护你。等到精英们抄底了比特币,自然也就会形成一个临时的“利益同盟”, 好像比特币姓了“赵”。大家齐心协力为比特币找借口、找出路,如同这次的“区块链”一样。

总之,比特币面临的问题,正是自由主义极客所无法解决的政治实践问题。比特币要想继续存活和发展,它必须与传统金融和政治势力结盟,必须打破目前币圈的妄想症格局。 去中心化的理念已经形成,不可能轻易消除,如果比特币不能达成这个目的,自然有其他的区块链网络接替它的使命。

打赏
2017年0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