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进行吐槽

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不确定性是内含的,不可能被完全消除,那么价值投资是否能减少不确定性呢?

 

1,巴菲特短线换股集中加杠杆

1951年年底,巴菲特通过调研,了解到了GEICO(政府雇员保险公司)的投资价值,采取了大胆行动,把大部分仓位快速集中到GEICO上。而当时GEICO的市盈率为8倍,在1951年的标准,相当于现在的20倍以上,并不是“低估值”股票(2020年1月的今天,中国平安动态市盈率也是8倍多)。

(来源:巴菲特传记)

 

很多中国保险股投资者并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首先GEICO不是像中国平安这样的全国性大保险公司,在当时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地区性保险公司,最多算一个小盘成长股。而且美国保险业在1950年代较为开放,保险公司很多,亏钱倒闭也很正常,并不是今天的“大到不能倒”的金融巨头。

甚至当时GEICO经营的车险业务还算是新兴业务呢,1950年美国人普及汽车也没多久,大概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而已,交通规则略等于无,酒驾事故频发,赚钱才有鬼呢,这也是为什么GEICO叫这个名字,人家保险只保公务员(笑)!

 

此时巴菲特早已不是“格雷厄姆”的信徒了。他只服从于事实。一共花42美元买了350股之后(价值14700美元),又找父亲做担保,去银行贷款了5000美元加杠杆,使得投资收益进一步扩大。这个操作现在看也是非常夸张的,无论如何都不是现在中国巴菲特信徒们想象中的样子。

 

而到了1954年,巴菲特在格雷厄姆公司工作时参与Lockwood公司的重组案,格雷厄姆让他做股票-商品期货套利,每股获得2美元收入,而巴菲特自己则直接全部买了该公司股票多头,一把赚了三倍。

 

年轻时的巴菲特一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而是极具创新精神的投资家,利用当时代的独特机遇进行创新。上述这些案例没有一个是“只赚不赔”的,事实上巴菲特都承担了风险。而且也有一些亏的案例(一个煤炭股等),但总体上赚钱。

 

2,炒股本身也是不确定的

不确定性不能被消除,只能被不均匀的分布。

有没有人想过,“炒股”本身也是非确定性的呢?为何如此多的人看到了巴菲特靠炒股炒成首富,就用自己炒股的那一套去幻想巴菲特。事实上巴菲特开始炒股时,和今天开始炒币差不多。

股票本身存在不确定性,有时候世界本身的不确定性更大。每次想到这一点,就要想想我在美国的同行们,基金经理早上去炒股,被一飞机撞死了。人生长恨是常有的事,岂是靠“炒股”能回避的?

 

回到巴菲特开始炒股的年代:1950年。1929年-1949年,大萧条过去了20年,投资者仍然没有恢复对股市的信心。况且此时仍实施金本位,依靠“通胀”来致富还没有开始。这20年里还有一次世界大战,刚刚过去5年,人们连命都没了,还炒什么股?此时每个人的折现率都很高,股票当然无人问津,对于一个随时会死的人,投资未来实在意义不大。

巴菲特此时入市,此时格雷厄姆刚刚从大萧条中的破产中回本,吓得战战兢兢,不敢投资任何PB大于1的公司。对美国,西方世界的未来,大家都毫无信心,敢于投资本身就是一件勇者的行为!一万多美元当时够买房了,巴菲特第一个孩子出生时还没买房,还跟老婆说要把钱继续投入到股市里增值,现在又有几个人敢这样做呢?

巴菲特并不是很多中巴臆想的一个具有魔力的巫师,在他面前没有历史的迷雾,那都是后人的神化。我相信他一定也是恐惧的,只不过他战胜了恐惧。

股票是什么?是公司剩余价值的索取权。公司,甚至资本主义若不存在了,股票又有何意义呢? 1945年铁幕对峙到1950年在朝鲜大打出手,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经济面临强有力敌人的挑战。刚刚从二战劫后余生的人们,马上面临三次世界大战毁天灭地的核战争威胁。死亡的恐怖时时刻刻笼罩着美国人民,哪里有什么和平发展的幻觉呢?

就在巴菲特买入GEICO公司时,联军差点被志愿军打下了海。当GEICO开始上涨时,双方还在上甘岭反复消耗。作为当时巴菲特所在国家的敌人,我们应该有自知之明,股票投资的机会从来不是自古以来,也不是天经地义。

 

所以,巴菲特当时除了个股面临的巨大不确定性,还面临着美国乃至整个自由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面对的全部挑战和风险。这也是之所以那个年代美国股市估值较低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没有一套在当时能解答这些问题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想要坚持“价值投资”,长期持股几乎是不可能的。

 

3,不确定性不可消除

投资研究不能消除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对于主体自身而言的,因此无论如何研究,也不可能完全消除。另外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也不可能消除,这也是为何公司内部人员买自己的股票也不一定赚钱的原因。

甚至对于现代投资者而言,在给定信息的条件下,不同的外部投资者对同样的给定信息的分析也大相径庭,造成不同的外部投资者根据相同的信息,所评估的不确定性也不一样。

因此,投资,“价值投资”,“蓝筹股看起来像巴菲特的价值投资”都不能消除不确定性,投资不是降低风险,降低压力的捷径,没有人能在完全确定的前提下赚钱,那样的机会早被众人哄抢一空了。

好在我们的社会告诉我们,人们会为看得见的蝇头小利打破头,而哪怕在眼前三尺而看不见的利益则当作空气。投资研究的作用就是发现这别人看不见的利益,但一定要承担不确定性。

 

林彪说有七成胜算就要打仗,七成以下没把握,八成就失去战机了。

 

没有不确定性就没有利润。没有不确定性就无法阻止竞争,就没有超额利润。

 

因此可以反过来证明,投资并不是回避艰难选择的捷径,反而走上了更艰险的道路——将不确定性的责任,完全由自己承担。

打赏
2020年0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