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进行吐槽

本月因为工作较忙,故更新延迟了一周。

 

中国股市情况:

因我准备作为基金管理人工作,故不能再使用个人身份投资中国股市。于是在本月开始兑现中国股市示范基金的投资。从2016年8月至今,累积净值为1.6左右,本年度实现了14%左右的收益率。

时间净值年度收益率
2016.8.181.00-
2017.1.11.413241.32%
2017.7.151.614714.25%

其中目前的持仓002466在卖出后还有较大幅度的上涨,目前已经接近70元,如果持有到今天收益率约还可以提高10%左右。但因我在中国股市的投资资产不太多,猜测非常短期还能上涨多少意义也不大,还是放弃了这一部分收益,希望今后有机会以基金的身份在合理的价格再买回来吧。但对002466的分析研究方法还是值得继续保持,特别是基于供应侧的一些判断。

 

在7月上半月中,中国股市出现了较大的波动,其中创业板出现了明显下跌。两个个股“温式股份”和“同花顺”都创出新低。 本年度内,我一共交易过6个中国A股,分别就是温室股份、同花顺、海康威视、东方雨虹、科大讯飞、天齐锂业, 而其中温室股份、同花顺和科大讯飞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亏损。 虽然温室股份和同花顺我在一季度就全部卖出了,但是非常值得吸取教训。

 

在证券投资中,对企业盈利的观点不能仅限于报表上的利润数字,必须究其原因,探究公司盈利的持续性和成长性。去年年底时买入同花顺就是静态的根据报表操作,具有很大误导性。虽然当时同花顺业绩和增速都很高,但其业绩高度依赖于证券市场,且预收款使得报表看起来注水,如果严格分析其成长性是有疑问的。对这个股票当时我的分析也是流于表面,根本原因还是在2016年投机三聚环保,就是根据PE和增速的简单公式计算,试图靠其他只会看PEG的“价投”跟风盈利。而当今年证券市场大部分股票出现下跌后,300033 的盈利逻辑就不再持续了。至于高管减持,这只是一种巧合,其实高管反应比我们还慢吧?同样16年4季度买入的温室股份也是同样的逻辑,其实看起来“安全”的PEG并不安全。

 

通过这两个案例,再接合002466的投资经验,对公司的盈利预测必须基于事实,而非基于过去的报表。只有观察到现实社会中出现了某些变化,进而才能判断公司的盈利是否上升。之前的业绩仅仅具有参考性。很多人认为锂电池行业已经涨幅过大,其实与全球电动汽车的浪潮相比,锂电池行业的业绩增速并不夸张。而那些看起来“安全”的公司,往往其业务已经开始走了下坡路。同样,今年几个环保股的明星也出现了大幅下跌,其实也正是“其业绩持续增长的保证” 并不可靠这一事实被市场发现了的原因。

 

因此,我对目前全民投机保险、地产等股票持有谨慎态度,未来在可能的基金投资中,我会尽量避免历史财务方面的干扰因素,专注于分析公司能够持续盈利的现实基础,而不仅仅停留在报表数据上。

 

 

海外投资:

7月以来,美国股市科技股出现了一定回调,其中特斯拉由380元跌至320元,跌幅近20%。有人认为这是Model 3 利好出尽成了利空,还有人说马斯克不行了,但就近翻倍的涨幅而言,这点跌幅并不算什么。目前特斯拉的状况没有什么变化,我也不打算进行调仓。

 

持有的英伟达在一个较短的调整后迅速再创新高,目前大约已经形成了20%左右的盈利,仓位大概占三成左右。 我最近也请教了很多人工智能领域的专业人士,AI领域目前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谈泡沫或者什么为时尚早。经过综合考虑,我暂时没有打算进行调仓之类的操作。

 

另外,我适当持有了少量长城汽车,作为观察仓位,未来或有机会进一步买入。

 

因为特斯拉的下跌,净值从6月底的2.07 下跌至2.01 左右。 由于波折较小,这里不放表格了。

 

对于经济等问题的观点

7月中国金融会议强调去杠杆和防范风险,导致市场出现了短暂的恐慌情绪。 除此之外,我们最近一段时间也注意到政治上出现了一些负面因素,特别是“左”的沉渣泛起,文化传媒、教科文卫等领域出现了封闭倒退的倾向,有的地方出现了取缔外国电影的情况,同时对大企业的国际投资也加以限制, 很多人对改革开放能否持续下去产生了怀疑情绪。

 

作为一个落后民族,我们应有充分的民族自卑感。此种情况并非特例,哪怕在1979年后,对改革的回潮也出现过多次,从“清污”到反对自由化,再到反和平演变,改革从来都是一波三折,进二退一的。 如果作为80年代的创业者,因为这些折腾而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实属不明智。历史从来都是人开创的,而并非依靠跑路能解决问题,哪怕是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也依赖国内的改革发展稳定的基础。 我们只能继续坚持下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依靠目前体制内、商业领域和最重要的企业界的帮助,以及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使得改革进程能够坚持下去。 很多年轻人第一次面对这种局面会感到恐惧,但想一下美国那些优秀投资者在核恐怖、石油危机和错误的凯恩斯主义政策下的坚守,如果没有一点精神是断然无法走完投资的长征路的。

 

和80年代末相比,今天各方面情况要好许多,中国高度依赖于国际市场和金融市场,官方也承认资本市场的合法性,并引入国际投资者,其开放程度和参与度较俄罗斯经济要好许多。因此来自于国际,特别是美国的压力也会有助于改革开放的继续进行。同时,目前企业界已经形成强大的政治势力,甚至结社如“湖畔大学” 形成利益集团,积极参与政治博弈,为企业界和市场经济争取合法性。 对于产权、税务和交易的法律也在持续完善之中,农地的确权以及土地制度改革等已经开始。 股权质押、融资等行为已经成为社会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出现了一些风险,但已经不能出现大的后退。建立一个以正常的产权、交易、债务和货币的现代经济体系的进程已经开始。 虽然作为一个威权主义国家,很多地方尚不如人意,但人总是要做事,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把投资进行下去。至于教科文卫这些花钱而不赚钱的部门,因其预算特性导致在任何国家都是最保守、最反动的,我们只能自行采取措施过滤其不良影响。

 

 

 

 

 

 

 

 

 

 

 

 

 

打赏
2017年07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