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问题为什么不是华约西扩

如何不从道德角度分析乌克兰战争?

最近一周乌克兰正与俄罗斯交战。作为本世纪大国间的一次大规模战争,迎来了本轮康波萧条周期的第二轮高潮。乱纪元已经进入中期。

作为个人,我肯定要强烈谴责普京(Putin)侵略主权国家的战争犯罪。无论你喜不喜欢,至少乌克兰是当前国际体系下的主权国家。至于杀戮平民更是离谱。当然对于俄罗斯这样做并不意外,对这个民族的行为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难怪Call of Duty系列的假想敌一直是俄罗斯,而且COD4现代战争里的反派也姓弗拉基米尔…

虽然说普京讲的“自古以来”、“不可分割”完全是胡说八道,在我看来,如果把俄罗斯分拆成若干个集团来分析,这显然是他一个人的战争。但是,如果站在白左立场上讲,只讲“侵略邻国,杀戮平民”,未免也太幼稚了。

试想一个笑话,假设今天冷战西方阵营输了,现在华约“西扩”到了法国,英国要求法国不得加入华约,然后大打出手,美国表示中立… 如果是这样,不仅仅是法国,恐怕整个世界都陷入灾难之中了。但是现在真实历史不是这样的,不然全球人民都在吃糠。

针对普京讲的“北约东扩”等问题,在不谈道德,只谈利益的前提下,有必要做一些分析。事实上北约(NATO)成员国的行动,已经使得NATO的存在变得有意义。此外还会描述一些常见的白左提出的问题,如为什么其他战场不引人注目。

乌克兰为什么重要?

乌克兰一点也不重要,如果乌克兰对于西方来说“重要“,那科索沃也重要。对于俄罗斯来说如果乌克兰重要,那芬兰更重要(事实上打过好几次了),瑞典也重要,波罗的海三国还存在,简直是个笑话,如果NATO真的那么可怕,波罗的海三国早被灭了几百次了。

所谓重要和不重要是相对来说的,对欧洲而言,波兰肯定比乌克兰重要,事实上NATO的军队已经进入,时刻准备开打。乌克兰相对来说没那么重要,这才有战前各国表示可以放弃。但是既然是相对的,乌克兰肯定比索马里要重要得多。

如果我们用阿姨学的理论”三个世界“来描述就更准确了。刘仲敬认为,世界可以分成三个部分,用逐渐向外的三个同心圆表示:威尔逊世界,霍布斯世界和达尔文世界。威尔逊世界是条约体系,以威尔逊总统关于实现永久和平的设想为蓝本,虽然在现实中多有打折,但基本上是”讲道理“的地方。在”讲道理“的国家之间,用条约说话,尊重条约义务,行使共同防卫权利(所谓集体安全)。如果说美国和欧盟是威尔逊世界的核心,那么NATO就是威尔逊世界的联军。

霍布斯世界是以实力说话的丛林世界。大部分关于国际政治是”丛林法则“的评论,实际上讲的是霍布斯世界里的事。俄罗斯和乌克兰显然都是霍布斯世界的成员,俄乌之间有问题,可以用拳头解决,印巴之间出问题,也可以用拳头解决,谁听说过现在芬兰和瑞典之间出问题用拳头解决?这就是霍布斯世界和威尔逊世界的差异所在。

联合国是霍布斯世界和威尔逊世界共同的条约体系。(下面会详述)

霍布斯世界之外就是所谓达尔文世界,说的是连像样的国家都没有的混乱社会。这个社会没有什么丛林法则一说,因为都没有可供对等博弈的合格主权实体。在达尔文世界中暴力频繁而无规则,但是由于这些暴力没有像样的组织,威胁不到核心圈层。对于达尔文世界而言,威尔逊和霍布斯世界有时候想起来了,会利用联合国之类的架构管一下,等同于神民的天火从天而降,把部落武装炸得到处乱跑,但是如果没时间就让他们去吧。

这也是为什么在乌克兰战场外同时发生的其他战争无人关心的原因。因为不重要,威胁不到文明的核心,如果世界上没其他的事,那么也许有人愿意管管,如果文明的核心出问题了,是断然没有人会有空去干涉的。

实际上打了这么多天,满打满算两国也就杀死了不到一万人,与COVID-19的巨大死亡人数而言简直不值一提。无非就是乌克兰离欧洲更近罢了。乌克兰是霍布斯世界到威尔逊世界的边缘,当霍布斯世界向威尔逊世界的方向推进时,威尔逊世界感到了巨大的恐慌(当然,曾经也想过放弃),不得不干涉。

随着战争越打越大,威尔逊世界的恐慌高到极致,认为自己曾经以为唾手可得的和平和安全不堪一击,连欧盟的核心德国都马上准备提高军事预算。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这话一点没错。之前欧洲费拉不堪,也许是因为没有像样的敌人和威胁。毕竟”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从这个视角看,也许打一打,对欧洲不是坏事。

乌克兰的重要性体现在对欧洲更近,仅此而已。如果俄罗斯同时入侵芬兰,显然芬兰会比乌克兰更重要,估计欧盟主力军将进入芬兰作战(芬兰也不是NATO成员,不存在NATO的防务义务)。

联合国为什么没有用?

在解释北约东扩问题之前,先要谈谈联合国。联合国(UN)现在被很多人视为是一个毫无用处的橡皮图章,毕竟五常可以直接否决,再加上大量的霍布斯国家投弃权,联合国已经变成了空谈的地方,指望联合国打仗那是门都没有。

但其实UN以前不是这样的。UN刚建立时,就是威尔逊世界的武装自卫组织。当朝鲜半岛有事时,UN迅速组织联军干涉,事实上保全了韩国(这里不评论意识形态和观点)。虽然有人会说美国为主,其他国家打酱油,但现在NATO的联军也是一样的。相对于一战后的“国联”,那才叫毫无用处的空谈组织。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当朝鲜都加入了联合国,尼加拉瓜和美国一样都只有一票时,UN自然变成了毫无用处的空谈论坛,指望联军“吊民伐罪”是毫无意义的。

尽管UN已经如此费拉不堪,但是对于达尔文世界的种族,联军还是碾压式的。当文明世界觉得该“管管了”,维和部队就会出击,收拾那些部落武装程度的弱旅。但也仅限于此了,UN现在只能履行对达尔文世界的“杀虫剂”式行动。

而真正的核心“联合国”现在是北约。NATO=Core UN。NATO会员拥有这个星球上最高级的科技,最高素质的人口及最大规模的经济总量,也拥有最强大的武装。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你都要使用或依赖NATO会员国的科技和贸易。NATO还有两个超级武器:FED和ECB,两台印钞机,全世界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打赢这两台印钞机(在不使用核武的前提下)。而就算甩蘑菇,NATO的蘑菇也是最大棵的,你还是甩不过他们。

北约之所以能东扩,而不是华约西扩,就是因为北约打赢了冷战,也打赢了经济和科技竞争。从文明的角度看,以北约为首的威尔逊条约体系在冷战胜利后陆续接纳了若干霍布斯世界的成员,扩展了威尔逊世界的边界。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霍布斯世界受到了秩序输入(你愿意理解成意识形态入侵也行),不仅经济上更繁荣,也有更强的保护自己免于其他霍布斯国家入侵的自卫动机,所以才加入了共同防御条约。

所以北约的东扩就是秩序的输出和扩展,具体扩展到波兰,说明波兰已经基本上是一个文明国家了。(当然乌克兰的发展程度远远达不到加入北约的水平,北约也没答应其加入)而加入更核心的圈层——欧盟,则是下一步的事情。

但是,NATO的战斗力来自共同的标准(价值观也是一种标准),且是一种高标准,如果乌克兰甚至俄罗斯在没有达到威尔逊世界的标准前加入了北约,北约也就变成联合国一样烂,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到那时候也许会出现新的集体安全组织取代NATO,成为世界的真实核心。

北约东扩对俄罗斯是否构成威胁

是。因此俄罗斯有理由进行打击。但是打不打得过,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如果把柏林墙视为长城,则农耕民族(更高的文明)与游牧民族(更低的文明)在长城处对峙了半个世纪,最终农耕民族打垮了游牧民,并出塞北伐,对草原犁庭扫穴,最终把草原王庭连根拔起。

农耕民族是否对游牧民族构成威胁——是。游牧民族也进行了反扑。然而技不如人,被痛打,失去了草原甚至沙漠的领土。文明的竞争就是残酷的。

在20世纪的竞争中,红色阵营最终被打垮,莫斯科的王庭土崩瓦解,自由世界东征兵临城下,这是正常的文明之间的竞争。不管怎么说,如果苏联那一套比西方更管用,显然应该是华约西扩到英吉利海峡才对。中东欧的人民也发现了苏联那一套更差,他们愿意放弃一套差的,加入一套更好的体系,难道不是文明进步的表现?

从俄乌战争中也可以看出,俄罗斯相比美国,军事实力要弱得多,除了第一天之外,后续乏力,就连导弹也不够用。哪怕最后俄罗斯靠体量大取得了胜利,损失也会很严重,相比联军的“沙漠风暴”行动打出的惊人交换比,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不容乐观。

军事实力弱,经济实力更弱,整个俄罗斯GDP还不如中国广东。即便俄罗斯研制了一些高科技武器(比如什么高超音速导弹之类)也没有钱大量装备。如果不是打一个更弱的乌克兰,显然俄罗斯会被北约逼到墙角,因为根本打不过嘛!我怀疑如果不用核武器,俄罗斯很可能只能跟波兰打个平手…

俄罗斯的弱,是全面的弱,苏联也没强到哪里去,特别是后期西方点出“计算机”的科技树,可怜的苏联武器在中东战争中被打得满地找牙。以色列在贝卡谷地竟然用F15打出了1:150的交换比,如果不甩蘑菇,苏联/俄罗斯毫无胜算。

相比之下,实行了改革开放的中国,无论在经济还是军事上,都已经远远超过了俄罗斯(特别是海军,中国碾压俄罗斯)。事实已经证明,搞贸易,商业,才是富国强兵的正确道路,苏联和后来俄罗斯那一套计划经济和统制经济就是不行,不行就是落后,那必然要被北约逼到墙角。

把俄罗斯比做草原蛮族,是不是对俄罗斯不公平?毕竟俄罗斯科技水平还在那里摆着呢——是不是蛮族是相对的,波兰相对于德国显然是蛮族,俄罗斯相对索马里,那是文明天堂。如果把俄罗斯和整个北约的科技、经济、军事比较,俄罗斯就是蛮族。

这里扯一句没关系的:在我看来,哪怕在中国的世界观里,”蛮族“也是不确定的。所谓”华夏“,就是”繁荣的世界中心“的意思。如果问今天的”华夏“在哪里,应该在海的那一边吧,而其他地方相对而言,就是文明的边陲了。

如果从科技的传承关系来看,文明—蛮族的分界也是清晰的。最文明的地方原创科技,次一等的传入科技,再传入更次一等的。以古中国世界观,那就是陈汤说的”(之前)一汉敌五胡,而今(匈奴)颇得汉巧,乃以一敌三“。之前的汉人就像是二十世纪的美军,以一敌五,后来敌人也学去了技术,美军的优势就小了,只能以一敌三。这就是技术的传承,所以匈奴相对汉人而言,显然是蛮族。

而俄罗斯显然是从欧洲吸收技术(文化),中国又从俄罗斯吸收技术(文化)——”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主义“,就连主义也需要别人一声炮响才能输入,显然那时候中国相对俄罗斯是蛮族。当然今天随着中国的进步,俄罗斯相对中国成了蛮族。

那么,文明程度更高的世界向文明程度相对低的世界发动进攻,是理所当然的。北约向俄罗斯逼近,就是农耕民族进攻草原游牧民族,只不过用的是科技、经济、文化。然而草原游牧民族不甘失败,奋起一搏,试图用战争把分界线推回去。

这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强谁弱。相对整个欧美,俄罗斯弱得可笑。

乌克兰如果失败了,是否是西方的失败?

虽然”相对整个欧美,俄罗斯弱得可笑”,但是相对俄罗斯,乌克兰还是弱很多的。如果西方军事援助不奏效,又不愿意出兵干预,最终乌克兰割地赔款是大概率事件,可能会失去三分之一甚至一半领土,导致北约与俄罗斯的分界线西移。

这是否是俄罗斯“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打出了战略缓冲区?

显然不是… 不管“中导条约”还有没有用,导弹也可以从芬兰发射,距离更近… 讲军事,俄罗斯仍然绝对不可能打赢北约。如果讲科技、文化、经济这些,俄罗斯这一仗输得彻底。就算杀掉了一些乌克兰的平民也毫无用处,无非是仇恨更深,欧洲戒备更严,武器装备代差更大(因为欧洲将投入资源研发先进武器)。

乌克兰的失败,只能是因为西方援助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效果不大,不得不放弃。类似于美国放弃阿富汗——美国输了吗?输了,但是无所谓。

阿富汗是达尔文世界的边陲,能在这里维持一个前哨已经很不容易。在沙漠中靠砸钱砸出来一个虚假的文明世界的前哨,最终无法守住而被迫放弃,类似于人类登陆火星后,维持了一段时间的火星基地,维持不下去了,不得不放弃。这并不意味着火星战胜了人类,反而人类曾经占领过一段时间的火星。

那么类比就是,乌克兰是威尔逊世界向霍布斯世界推进的前线,类似于农耕文明北伐漠北,结果因为孤军深入被包了饺子。也许游牧民族还会反扑,甚至打破长城入塞(这个长城已经从柏林墙推进到了华沙),但整体上农耕民族的控制区还是扩展了。

如果从“周期”的视角看,则是这一轮康波繁荣使得文明世界极大扩展了自身边界,把很多霍布斯世界的成员纳入到条约体系中,并稳定了很多外围边界。在边界内部,科技和财富极度膨胀,形成了文明的盛世。然而由于发展过快,根基不稳,出现了一些虚假繁荣和泡沫,遇到野蛮的反扑后一溃千里,形成了下降周期。

从科技减速,经济危机,通货膨胀和文明边界后退来看,全球文明遇到了瓶颈,进入了调整周期。然而就好像股票涨了几十倍,现在即便是腰斩,也比上一轮牛市的顶部高得多。如果看到股票已经腰斩想要去做空到零,是否是不明智的选择?

中国应该持何种态度?

这个问题十分敏感。首先我要说,以上的分析不完全正确,因为任何国家都有内部结构,内部结构还有内部结构,指望”北约“和”俄罗斯“是一个单一实体来分析是不精确的。同样”中国“作为一个单一实体来分析,也是不准确,甚至完全错误的。

但是如果一定要问这个问题,那么就只能把”中国“视为一个单一实体来看。假定中国是一个”单一实体“,是否应该支持俄罗斯以对抗所谓西方阵营呢?

显然,不应该。

即便是”中国“想要对抗”西方阵营“,也需要有对抗的基础。假设需要经济、科技、军事三种资源,那么中国显然除了”军事“以外的两种资源,都来自于与西方阵营的贸易。就算你想要”师夷长技以制夷“,也先要把长技学会了。

跟俄罗斯站在一条阵营里,只能获得俄罗斯水平的军事资源,可能技术还不如中国呢,而会失去其他两种重要资源,自然也无从谈起打败”西方“了,没有钱,拿什么打呢?

就算要”自主研发“,也需要时间吧,早早的站队俄罗斯,早早挨打,挨制裁,自主研发就更没谱了。

但是考虑到中国与乌克兰之间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贸然站队乌克兰也不合适,也许官方的”中立”态度是比较务实的。然而由于中国采取民族主义姿态,对侵犯他国主权不闻不问,与自己的宣传互相矛盾,所以还是少说为妙,保持中立姿态就好。(这也是印度为什么也中立的原因吧——)

如果把“中国”视为一个有结构的实体,则分析将完全不同。当然,这个分析我是不可能写出来的。

但是作为一个“个人”,如果你把俄罗斯当作想象中的可以砸烂“资本主义那一套”的天兵天将,来解救被全球化集团996压榨的自己,那可就太天真了!也许只有进了古拉格,才能明白其实996真的是福报…

全文完

乌克兰问题为什么不是华约西扩》上有2条评论

  1. 文明能战胜野蛮,文明能驯服野蛮,文明能教化野蛮。文明意味着强有力的社会组织,发达的生产力,先进的技术。早已失去罗马精神的罗马人,被罗马化的日耳曼“蛮族”征服。

    今天,也不会例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