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cz成为新首富

媒体报道,Binance创始人赵长鹏先生(我们一般叫他cz)可能已经成为华人中的首富,资产达900亿美金。这一资产已经超越了马云和马化腾,虽然赵先生是加拿大人。

对此我并不感到意外,如果算上BNB的可能份额以及个人持有的其他加密货币,赵甚至有可能已经是世界首富,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甚至费解,但是确实存在的事实。很多人今天可能还没搞明白bitcoin和crypto之间的关系,这个行业就已经出首富了,这也正说明此项事业并非一个泡沫,而是真的已经走上正轨,处于日出东方,蓬勃向上的时期,未来正是有志之士大展宏图的机遇。

cz的创业故事

我很早接触过赵先生,赵先生的创业故事想必媒体已经有所报道,我只补充一些我的视角看到的内容。

我认识cz时,他还在blockchain.info工作。一次在一个行业峰会上遇到他,他还穿着blockchain.info的衣服,谈的都是技术领域的话题。他那时候就说,自己要卖掉房子,all in bitcoin,事实上也这么做了。后来他加盟了okcoin,就是现在的okex,徐明星的徐记交易所,再后来是2017年的”9.4“,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值得一提的是原来okcoin的一姐何一也加盟了binance,显然okcoin在留住人才等方面还需要反思。

今天我是binance的用户和投资者,当初在2019年前,我曾经以20多美金买入过不少BNB,可惜没有拿住,先后都卖出了,不然今天这项财富将是惊人的。

cz和binance的成功在我看来是水到渠成的,无非是我没想到这么快,这么成功而已。相比之下,我显得有些短视了。当然,第一次没抓住机遇也是很正常的,一个全新的行业,出了第一个首富,作为投资者就能抓住,实在是太难了。然而既然出了第一个,就能出第二个,继续研究就好了。

第一个首富的意义

当然今天我不是来吹cz和binance的,我是来吹crypto行业的。一个行业出现第一个首富时,已经证明了该行业的可行性和优越性,但是此时社会大众往往还处于完全无知甚至背道而驰的状态,这一切和本世纪初网络行业如出一辙。

同样的中国市场,本世纪初,在熬过2001年泡沫破裂后,网络行业刚有起色,就先后涌现了两个首富(丁磊,2004和陈天桥,2005),对应两家网络游戏公司。相信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至少对网易不陌生,而在2004年,网易却是一家刚刚开始的公司,而网络游戏业务还饱受攻击。

网易和盛大的游戏,在我看来确实是狗屎一般,然而非常接地气,同时令家长感到恼怒。那个时代的少年流连于虚拟时空,被斥之为玩物丧志,受到媒体的口诛笔伐,政府又查禁网吧,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然而聪明如我的未成年人们,总能从后门进入网吧,并说服网吧老板让我们开玩,并用家长的名义开设游戏账户,避开未成年人”防沉迷“的限制。未成年人的零花钱、午饭钱,就变成了一张张点卡,在游戏里(今天也许叫做”元宇宙“)纵横驰骋。

今天盛大已经退隐江湖,网易则成为一家巨头,并成就了段永平的投资神话。而当初运营的“传奇”和“梦幻西游”的吸金“黑历史”已经无人再提。这就是历史的真实,当历史已经来临时,当时的大多数人并不知情。也许在2003-2004年,网络游戏行业刚刚起步时,大部分人连网都不会上呢!

起步时刻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大部分人还未能得见真容的“区块链”行业,已经产生了首富,而媒体和官府还在痛斥区块链是“泡沫”和“骗局”,并加大查禁打击。聪明的年轻人依然钻空子进入,就像那年黑网吧的后门一样。

区块链行业已经如日初升,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而洞中的众人尚蒙在鼓里。当然,网易和盛大不过是开始,一个首富会起到示范作用,更多的优秀企业家会加入,创新… 最终,行业肯定会出现属于自己的“马云”,建立起很多全新的,甚至今天还未成立的商业巨头。到那时候,庸碌的大众又会如今天拿起手机聊天一样,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并指责富人发迹为富不仁,哀叹自己错过时机,碌碌一生!

今天就是区块链的2004年。我周围认识的区块链行业人,目前A9就已经有一打,虽然作为某国人,我们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但我相信,cz先生不是最后一个区块链首富,未来这个领域的优胜者会像群星一样闪耀。

有志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今天时机已经来临。要冒着更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投入到这一前无古人的事业中去,在无人踏足的境界开辟道路,实现个人的价值和愿景。

当cz成为新首富》上有3条评论

  1. 加拿大的证券资本绝壁比米国更开放。大麻股票 各种比特币EFT早就上市啦 背后的资本还是美国公司的。
    netcoin 做了交易所。 币安也是早晚的事儿 找到合适的律师运作 时间问题。当然有些跑题了。 看好的加拿大资本市场的成熟和开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