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3次吐槽

前言:本文与《三体》无关,虽然刘慈欣刚得了奖,但是我原本准备写的评论还没有写完…

 

刚才看到一个网友在之前大跌时写的一篇关于中国股市的小文,写得很漂亮,如果以年轻人的标准,对政策、监管乃至国民性、投机心态等都有了很先进的认识。回想我08、09年的时候,还处于糊涂的投机状态,对经济与市场的理解与中国报纸上的股评也没有太大区别,看到现在年轻人的进步,社会还是有了很大发展。之后与之交流了一些金融领域的话题,发现站在金融市场甚至经济、策略的视角之外考虑问题,也许会有更多的收获。故我愿意分享一点自己的想法,同时献给所有愿意思考的人。

 

 

我先说一段《三体》中的故事。

 

《黑暗森林》中,自然选择号执行舰长章北海认为人类不可能战胜外星人,唯一出路就是逃亡。在他夺取战舰叛逃后,四艘追击飞船紧追其后,在被追上以前,章北海收到了三体人的“强互作用力宇宙探测器”(水滴)与人类联合舰队接触的信息。由于两小时内水滴未作出敌意表现,自然选择号原舰长东方延绪要求章北海交出控制权,向追击飞船投降。

 

章北海要求东方舰长绝不可减速,作为交出控制权的条件。东方认为人类已经胜利,章北海的叛逃毫无意义。“投降后立即减速,可以减少与追击船队汇合的时间”,但减速需要消耗能量。章北海认为不能减速,因为“减速将耗尽自然选择号的剩余燃料,我们不能成为一艘没有能量的飞船,谁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东方舰长认为他的想法没有道理,人类的两千艘战舰去拦截一个探测器,人类已经赢了,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而章北海说:“东方,我来自一个坎坷的时代,是个现实的人,我只知道敌人还存在着,还在向太阳系逼近,作为军人,知道这一点,就只能后天下之乐而乐了。”

 

东方最终没有减速。一个小时后,三体人的探测器“水滴”,全灭了人类舰队,自然选择号和四艘追击飞船变成了人类唯一在宇宙中流浪的孤舟。

 

 

我曾经和刚才那位网友一样,有着几乎一样的经历,出国学过经济/金融专业,在金融机构工作过,甚至家里还有人从事过这方面生意。我年轻时也认为,中国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大国,就算搞不成美日,至少金融也能“做好一些”。所以在早些时候,我对中国股市还是很乐观的,甚至认为哪怕是几年熊市过去,还会有一个新的牛市,然后可能会走上一条较好发展的道路。

 

但是经过十年股海搏杀,我已经成为一个现实的人,一个理智的人,一个有逻辑思维的人。多年来市场给我的残酷教训,让我知道了“谁的话也不能信。”  在目睹了一些奇怪的制度改革和经历了一些奇怪的行情后,我终于决心彻底离开中国股市这个烂泥坑。为此,我还写了两篇“不要投资中国股市”的文章。一年以前,当我看到这些奇怪的制度时,我并不想把它认定为一个阴谋,但是事实还是没出乎我的意料,那最卑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崩盘发生前,虽然我总是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党媒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股民死到临头竟能如此之愚蠢!

 

我这里已经不想谈党媒爱国主义洗脑或者内幕交易,乃至“救市”中的利益输送,我想站在股市之外,甚至经济之外来讨论这个问题。也同时回答与一位朋友讨论的一些金融专业问题。

 

 

 

还是举《三体》中不恰当的例子,丁仪在死前对他的学生白ICE说,“确定物理学存在,再学物理,也来得及嘛”。面对超级文明可能对宇宙规律的影响,地球文明连“物理学是否存在”都要打个问号,因为从基本宇宙常数看,宇宙就可能已经不是“自然”的了!

 

同样的,在一个罪恶的国度,恶魔的头像还挂在城门上,尸体还陈列在城堡中,恶魔的大军还在血洗过的地方耀武扬威,这样的“市场经济”,是“改革”的、“开放”的,或是“逐步国际化”的吗?

 

我知道,能与我讨论金融和投资的中国人,此刻都坐在空调房间的大厦里,手里有钱可以投资,都是自以为的精英。确实,这一代人可能没经历过“金融危机”,但同样也没经历过“大屠杀”、“大饥荒”,难道你们真的以为,这样的生活是那恶魔突然洗心革面,然后自愿的,无偿的送给你们的吗?难道真的认为不学无术的工农兵学员和马列主义博士,可以和美国的经济金融精英打“货币战争”吗? 真的以为只会用百度的程序员,用装着360的服务器,就可以实现“互联网的转型升级”吗?

 

——如果这些答案都是“否”,那难道有人会真的以为,肉食者会自愿进行金融改革和开放,把“资本项目自由兑换”甚至更多的权利白白地、不流血地、送给所有那些什么也不懂,连市盈率都不知道的“投资人”? 也许有人对西方的那一套很熟悉,但是问来问去的问题啊,都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多年以前,我曾经看过袁剑老师(非诚勿扰黄菡的老公)所作《奇迹的黄昏》。这本书实在过于超前,以至于很难从实际立即判断是否正确。书中的主要观点是,中国作为后发国家的“后发优势”将会变为“后发劣势”,进而丧失“中国经济奇迹”的构成要素,经济增长将陷入停顿,甚至出现经济危机。但是理由除了通常说过的那些经济或金融方面的理由之外,并没有太多其他的佐证。同样我也看过一些思想家关于“中国模式”优劣的争论,但随着2014年的股市上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形势一片大好,不需要再担心危机或者危险了。

 

 

 

这次不妙的是,人为发动的“牛市”泡沫破裂前后,“技术官僚”竟然没有能力识别、管理风险,任凭风险集聚和扩大,最后导致出现重大风险,才不得不采取措施补救。如果他们仅仅是“蠢”,我怀着最大的善意去考虑,那么也足够说明了他们完全没有能力管理现代市场经济。而当救市措施劳民伤财却徒劳无功后,当局竟然祭出了几个牺牲品当众宰杀,企图平息“民愤”。然而,现在的问题不是民愤,而是市场参与者已经意识到以前“无所不能”的中国技术官僚,只不过是借了这几十年增速很快的东风而已。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人民币汇率上,当肉食者在危机前大惊失色,而后手脚并用后,全世界的人都看明白了这帮工农兵学员出身的垃圾其实连半点经济常识都没有,平素挂在嘴上的什么“国际化”、“专业投资者” 就像是“三个代表”一样滑稽可笑。至于而后不择手段乃至恼羞成怒的掏出枪来,就可以理解投资者为何一哄而散了吧?

 

而我所见的,本次“牛市”中的犯罪行为,让我不得不再次用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这其实是一个局。或者说,可能是一个局。无论是人为压低发行价注入泡沫,还是人为放松融资管制,乃至泡沫破裂后的救市过程中,竟然还有人从中渔利(比如某家私募),你便可以收起自己那天真的幻想,用脑子再思考一下:如果这个国都是一个充满了排泄物的大坑,“证券市场”又如何成为一朵出淤泥的白莲花呢?

 

 

所以我看来本次所谓股市行情,和历届股市的投机性行情没有本质区别,甚至性质更恶劣,属于蓄谋已久的掠夺行为。当然,无知和贪婪的民众也不是圣母,他们为他们的无知和贪婪付出了代价。但同样的,操纵这一骗局的人,也必然要承担同样的责任和风险。而从经济后果上看,以我之前的观点,本次所谓股市行情,首先属于“连根拔起”,惨重的收割了市场参与者,市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再可能有接盘侠。其次,本次股市行情严重透支了政府在愚民眼中的洗脑效果,除了有组织的欺诈外,一并暴露出官僚集团的无能,让世界投资者丧失了对中国经济领导集团的信任和信心。最后,股市崩溃确实沉重打击了金融机构,之所以要救市就是由于信贷资金深陷其中,哪怕通过消耗救市资金得以有损退出,亏损已成定局。同时,股市的崩溃还打击了一大批透支炒股的大户、企业,甚至质押股份的上市公司,这些人的损失目前还无法估计。事后官僚集团开枪解决问题,又破坏了市场规则,有理智的投资者选择放弃股市,潜在的国际投资者也会望而却步。这表明市场在很长时间内生态环境将无法恢复,熊市已经在所难免。而且,最重要的是,上市公司的业绩真的很差啊!

 

如果回到上文中《奇迹的黄昏》的视角,其实中国根本没有什么“优势”。以前所取得的经济成长,与其说是“党和国家带领人民取得的伟大成绩”,不如说“党和国家一不添乱,竟然做得这么好”。与其说是“中国经济取得了如此之大的成绩,内耗大一些也能容忍”,倒不如说是“尽管内耗如此巨大,中国经济竟然还取得了如此之大的成绩”。而在越过“中等收入”后,我这里不想用什么“陷阱”,而是我们将面临一个事实,那就是:“容易做的都做完了,剩下的我们一件也做不了。”

 

这个事实是难以接受,甚至难以理解的。中国人看起来现在好像什么都能做了,但是何以”什么高级的也做不了”? 而只要稍微的了解一点企业运营的细节或者技术开发的细节,你就会发现这件事是一个事实。衰落不是从股市开始的,从学生在中学里洗脑、大学里补考,到“互联网+”创业者抄袭APP,这个逻辑一脉相承。更不要说愚昧无知的肉食者和民众,在晚上看抗日神剧时,一切都已注定。

 

更何况所有人没有任何反思,反而觉得理所应当,好像三十年来不用经过任何思考,自然就大国崛起了。错误的不加以纠正,反而错上加错,而在别人的帮助下取得的成绩,又算到肉食者“政治正确”的牌坊上了!

 

这些年来,中国海岸城市生活优越,部分已经达到了西方国家的水平。投资者也逐渐壮大,有的甚至坐拥金山银山。很多人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不需要付出代价,统治者会自行改良社会,自己的权利会自行受到保护。我很理解这种心情,但是,在资本市场的强盗和骗子面前,中产甚至“资本家”的情怀,然,并卵。即便是在美国股市,都是处处陷阱,如何能指望中国股市会自发的,无代价的维护你的权益? 真正的危险不在于改革是否得当,措施是否合理,而是他们根本不想改!在装睡的人面前谈论改革,好像是在火鸡里的经济学家在讨论饲养员是否是上帝,每天中午都会送来食物,然而有一天,主人把它们都捉去杀了。

 

 

我甚至认为,之所以这些年中国当局在政治、经济上对人民作出一些让步,完全是由于超经济剥削和社会成本外化实现的超高增长可以消化体制性的巨大内耗,进而有余裕“让利于民”。一旦经济超高增长的条件不复存在,锅里的食物变得稀缺,敌人就会立即恢复原本凶残的面目。好像战争初期的德国人,尚可以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大家岁月静好,无人理会集中营里的犹太人。而当苏联人的怒火倾泻到议会大厦上,14岁以上的德国人都要面对T-34的铁骑,做螳臂挡车的垂死挣扎。

 

 

 

当然,我这里讨论中国国情(我不用“政治”一词,中国不配)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但是在投资决策上,市场是血腥无情的,我只要稍不注意就会受到灭顶之灾。我也知道,只要权力一天还不受到制约,社会一天没有建立法定的机制,什么股票市场、汇率市场,完全都是然并卵。投资者之所以为投资者,首先要是一个人。财产权是人权的一种,当我的基本人权尚未得以保障时,我不会相信中国当局对资本市场的任何承诺。(2007年温家宝总理承诺开放国际市场,造成港股大涨,随后取消。同年,发生半夜鸡叫事件)无论肉食者说什么花言巧语,我都绝对不会相信的。章北海知道,只要敌人还在向太阳系前进,飞船就不能减速,无论外星人作出何种姿态,它始终还是敌人。

 

 

 

 

 

 

 

 

 

 

 

 

 

 

 

 

 

打赏
2015年0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