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Investments 3次吐槽

数字公司的周教主前几天推出了“孕妇模式”的可调信号强度无线设备,引起了业界的轩然大波。无论是数字公司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还是就“孕妇(女人)是不是傻逼,男人要不要迁就傻逼”之类的问题,都引发了热烈的讨论。

 

 

360

先不论数字公司的设备是否抄袭了水果的触摸板……

 

 

 

 

 

114177576

 

数字公司把“小、中、大”玩出了新花样,据说还有“穿墙模式”?

 

 

然而AP天线强度本来就是可以调的……

WL

 

Openwrt天线调节信号大小——可调20档,从孕妇模式到寿星模式?

只不过一般厂家不给你调,因为他们认为出厂预设值是最合适的,加上这个功能没有必要。但是数字公司就是玩出了花样,好比把空调改成了“冰箱模式,健康模式,烤箱模式”一样。

可是在傻逼们觉得真有必要调节信号大小、一般人认为数字公司傻逼,精明的人认为为了照顾某些无知的女人们的情绪,可以假装孕妇模式之外,还有一种自作聪明的人。他们认为:周的行为是抓住了傻逼的弱点,聪明人就是可以有效利用傻逼的弱点,无论是让他们买孕妇路由器,还是中国创业板,或者是让他们在抗日战争中为红军在淮海战役推小车 (1)。

我对此有不同意见:

一、骗傻逼是有限度的

我知道,在大多数强国人心目中,只要能”成功”,或者说,“赚到钱”,就可以不择手段。别说骗傻逼,就算是铤而走险,也要放手一搏。因为只有赚了大钱,才能在以前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傻逼们面前抬起头来,用钱糊他们一脸,再把自己的黄脸婆踹了,重新迎娶白富美,(在其他傻逼的仰视下)走上人生颠疯。所以面对数字公司这种骗子,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只要他能赚到钱,那些傻子自己交智商税,这就说明周教主很有生意脑瓜,要向他学习!

但是这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忘了一点,傻逼也是有限的。虽说人类大部分都不甚智慧,但是你要去骗外国人,先要过English这一关吧?所以目光只好锁定自己的墙国同胞。可是墙国人虽无知识,但却很“精明”,这话并不矛盾。看看那些害怕辐射,却迷信磁疗的大妈,要是你碰了她,躺地上打滚以后保证先来一套“核磁共振”。

再说,傻逼虽多,但骗子更多。如果在墙国有一个骗子,半年融资一次,只要有足够的傻逼,三年内它将在纳斯达克上市。在这种情况下,墙国的各行各业早就被骗子占满了,傻逼都不够用了。所以,要想赚这些傻子们的钱,可不是那么容易。既要装出一副“有辐射,快买清真微波炉”的姿态,还要准备回应:“粗粮家怎么只有99,你家的大户型清真微波炉却要199呢?”

还有,古代有一句话叫“吃一堑长一智”,虽然对于大多数傻逼来说吃好几堑才能长一智,但是毕竟墙国骗子们之间已经到了傻子不够用的地步,傻逼们如果还没有死绝,一般也难以上当了。如果这次买了孕妇路由器被骗,下次就真的不一定去买清真微波炉。

最后,卖路由器还是高估了傻逼的智商。如果一个人担心AP有辐射,她起码还知道有“无线电”这回事,虽然在她心目中无线电就是3根向上的弧线而已。但是更多的傻逼连安全带也不用,根本不会在乎什么“辐射”,要想对付这些“主流傻逼”,你还要放下身段,从一个“科技企业”,变成卖板蓝根和碘盐的,这才是广大的市场。而这个市场,早已经是红海了。

当然我知道,还有更多的自以为聪明的人,认为“股票市场” 是一个从傻逼身上更直接,更容易赚钱的地方,接下来我就要特别的谈谈,“聪明人”在股市里骗傻逼的那些事。

二、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就算是自以为是的“聪明人”,也很少会否定一个事实:“尽管我比大多数傻逼都聪明,但是我也不是最聪明的,还有很多人比我更聪明”。 如果把他们的自我定位画成图,那就是一个简单的金字塔模型,上面的三角是“他们认为的精英”,中间一个小一点的梯形是他们自己,下面一个大梯形是“他们认为的傻逼”。

一个投资者面对其他的投资者,虽然嘴上不承认,特别是刚赚了钱以后,好像以为自己很厉害,好像”我可是身经百战了,哪个西方国家的股票没炒过,那个美国的巴菲特,比你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和他谈笑风生“

傻逼的金字塔

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特别在股票市场里,这几乎是盲目投机的主要因素: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是“中间那个梯形”,可以赚“其他傻逼”的钱,而尽管自己不是顶尖的选手,但是可以在赚了“更傻逼的人”的钱之后,从容退出。

可是事实上每一个股民都认为自己不是“最傻的”,下面还有“更傻的傻逼”可供自己消费。这种后果是可以预料的,在上面的金字塔模型里,如果没人认为自己在下面那个梯形,而都挤到上面的梯形,还有更“聪明”的人,认为自己是属于最顶上的三角形,结果金字塔头重脚轻,下面的两层则变成了一滩烂泥——大盘自己就崩塌了。在这个模型里,所有人都是傻逼。

还有的“投机高手”认为,我不信,我也知道你不信,所以我不仅要赚“傻逼”的钱,我还要赚其他“聪明人”的钱。于是他们自以为自己很厉害,在市场里进进出出。

三、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有相当多的“投机高手”认为,“A股是最好的赌场”,希望“A股永远人傻钱多”,还有人认为“股民不成熟,市场有漏洞是最好的赚钱手段”,期望通过市场机制的不健全,来来回回的赚取差价。每当股票上涨后,这些人都会觉得自己很厉害,好像既赚到了钱,又发挥了智商的优越感,碾压了众多傻逼,这种感觉简直比吸毒还要有快感。

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也是这样。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在A股上“游刃有余”,看到那些比我傻的投资者亏得一塌糊涂,自己略有小赢,偶尔能逆势赚钱,甚至做空谋取暴利,那种智商上的快感无以言表。

可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我打败再多的傻逼,也不能赚到太多的钱。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有几个因素:

1,因为我没有能力发动一场金融骗局,即坐庄(事实上,发动一场金融骗局的成本也很高)。

2,水平低的投资者亏损,未必代表我能盈利。我和水平低的投资者博弈,结果可能只是略微盈利。

3,由于长期以博弈(甚至骗局)的思维看待市场,对好股票和市场长期走势没有坚持。

4,为了在这种情况下获取高额盈利,被迫放大了风险。

5,由于把大量精力放在与市场各方的博弈上,忽视(甚至认为不必要)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而仔细分析3、4、5点,还可以进一步展开。

在这里,我从我个人投资的一些经历来试着探讨这3个问题:

3,由于长期以博弈(甚至骗局)的思维看待市场,对好股票和市场长期走势没有坚持。

我个人在长期交易中国股票的过程中,由于长期持有博弈心态,认为大部分股票都是骗局(这是事实),从而无法把握股票的长远走势。有的时候虽然我能够预判出长远走势,但由于不正确的操作方法而被迫放弃。

事实证明,这是完全错误的。虽然通过短线博弈可以获得一定利润,但在从投入的精力以及承担的风险看,是远不如做长远研究打算合理的。

关于为什么博弈心态难以拿住好股,这个理由很简单。如果我(先入为主的主观认为)这个股票可能有诈,我任何时候都会小心防备,买入时就要求买入即盈利,以求有止损(或获利出场)的空间。而此时显然股价已经启动,因此实际上是“主动追求高成本”。 有人说这是“趋势交易的精髓”,其实“主动追求高成本”动作所多付出的成本,是用来支付风险溢价的——换句话说,由于事先没有(或不屑于)做深入的调研,因此愿意用高成本换取趋势稳定性(短期的风险溢价)。其实为趋势稳定性多付出的价格空间,支付给了自己的心虚。而心虚的本质是没有底,没有底的本质是没有研究,或认为有假,而不愿意相信研究成果。

有人会说我too young,中国的股票哪个不假?甚至港股都有一大部分是假的,哪个股票敢说没有假?100个股票里面99个是假的。我自己的经历也告诉我(我也就职过上市公司,假得很),上市公司造假,甚至在西方国家也不可避免。但是,愿意付出50%甚至更高的价格空间*,换取“市场稳定性”,实质上是群体一致性,以保证自己在操作失误(或市场不稳定时)能够顺利脱身,是否合理呢? 如果用这么大的代价中的一小部分,做最大可能性的研究,来寻找100个股票中的1个可投资品种,然后主动选取市场的折价时段买入,反而用较少的成本(如1-2%的调研经费)换取了原先100%-120%,甚至更多的价格空间,可能是更合适的吧。

*假设涨幅为100%

进一步的,任何证券品种价格都会发生波动。当股价发生不利方向波动时,是选择迅速向“市场稳定性共识”(或者叫“流动性”)倾倒出筹码,然后弃之如蔽履,再去寻找下一个投机目标作殊死一搏,还是仔细研究是否基本面(以及市场估值)出现严重不合理变动,来决定是否放弃,如果估值未达到极端,且企业增长良好,则选择抗过这一段波动呢?——事实证明,拿不住股票的最大原因,还是不理解,不“相信”自己的股票。说白了还是研究得不透彻。

有人会说,“不要和自己的股票谈恋爱”,甚至举出中石油、长虹的案例。但是,一个对能源行业、家电行业有深入研究的投资者,能认可48元的中石油和140美元的油价,能认可1998年的电视机行业(和当时的长虹)吗?这只不过是基本面分析的一个最小的,最基本的方面和内涵。

QQ截图20150616232504

稍有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如果我们的电视机产量继续增长,这个螳臂当车的长虹,难道能阻挡的了吗?K线图记录的这个画面,和某些“趋势交易者”宣传的相反,恰恰反映出我们的股民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2)

相反,在经过了准确而深入的基本面研究后,恰恰能在这种强周期、重资产股票的盈利拐点,准确扔出股票得以逃顶。

所以,把其他市场参与者视为傻逼,进而认为“傻逼”形成群体一致性行动的“趋势”会由于参与者智商有限而维持较长时间,从而可以从中获利的“趋势性交易”手段,反而限制了自己的获利潜力。另外,通过统计开户数、融资余量、交易额等方式,达成的效果一样是“衡量群体一致性”。这种一致性应该是用于“之前已经建仓完毕的品种” 考虑何时在群体一致性偏差导致的过高估值中出手,而不是继续在其中火中取栗。

4,为了在这种情况下获取高额盈利,被迫放大了风险。

我们知道,在证券市场中,事实上是存在着股价无序波动,甚至在操纵下出现大幅度波动的情况。投资者往往看着图表,认为“这个垃圾股” 能够翻5倍,“那个垃圾股”能够翻10倍,我只要随便找一个能翻一倍的垃圾股,就足矣了。而且我投入的研究成本,最多也就是翻阅几千个K线图,从中滤出一些可能暴涨的品种,然后再做做表面文章,最后随便选一个(还往往是看到“启动信号”后),就压上了。这样去做调研,简直是犯傻逼,他们会告诉你,我随便买一支股,也可以翻一倍,而你研究半天的股票,也无非涨了80%而已。

2013年我在研究国投电力时,在网上看到一位投资者哀叹,他每天研究雅砻江的来水情况,绘制图表计算发电量,再结合股价做准确的估计。但是他说,我们做的这些工作,还不如随便买一个垃圾股涨得多,虽然最后该股股价涨了大约3-4倍。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认为投入10份精力在一个个股上,不如同时肤浅的看10个个股,其中随便弄一个翻倍的就可以了。至于你投入10份精力弄那一个股票,结果也可能是赚一倍而已。

但是,事实上,这种方法并没有统计出风险。不论你研究了,没研究,还是随机的交易,证券交易本身就存在着风险。避免(Avoid)或对冲(hedge)风险本质上都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愿意放弃利润。但我如果愿意放弃利润,我还不如不要投资,这还浪费了时间。但是,如果你承认研究工作能够降低风险,情况就不一样了。

如果在经过研究后,能以较低的风险买入股票,那么期望收益会相对较高。甚至由于研究充分,股票会充分的持有,不仅拿的稳,赚得多,而且长时间的持有,也避免了频繁换股而在另一支股票上出现其他错误。——人非圣贤,难道你换了另一支股票,就没有可能出错吗?

而相反的,随便买一支个股,哪怕赚了钱,由于买的时候就心怀不安,中途可能就扔掉了。虽然股票确实赚了不少钱,但原来持有的股票本来还能延续更长的升幅——在时间和空间上均覆盖了更长的时间,而换股的交易,不仅浪费了时间,还在另一支股票上承担了额外的风险。这一加一减下来,原先的股票买入时正确率就不高,持有的升幅不大,持有的时间短,卖出后又急于换股,再次买入另一个正确率不高的个股,如此循环往复,岂有不败之理?——而作了充分研究的股票,哪怕是决策错误(充分调研的个股,一般不可能满仓买入,一定会同时调研多个),也有挽回的机会,而一旦决策正确,则可以在时空上都覆盖很大范围,不仅赚取多倍收益,还通过延长持有,避免了不适当换股的风险,同时又可利用持仓的长时间充分研究新的股票——在把握充分的情况下,换一个更有把握的个股;或是在持仓过程中仔细盯紧持仓股,发现大事不妙,先行撤退,将风险减少到最小程度。

所以,其实随机买卖,频繁换股,不仅降低了决策正确率,还降低了单笔收益率和持仓时间。而短的持仓时间又会诱发新一次的,更不负责任的选股和换股,进一步降低决策正确率,导致恶性循环。一次严格要求的交易,保证了较高的决策正确率,提高了单笔收益率,延长了持仓时间。而长时间的持仓又可以充分对下一次换股目标进行调研,进一步提高决策正确率,还可以仔细检视当前持仓,降低风险,导致良性循环。

ITEM充分准备的投资随机化的交易
单次决策正确率高(>50%)低(<45%-50%)
期望收益
期望持仓周期
下次决策正确率
纠错反馈大概率的随机性

导致这种交易行为的根源还是低估了交易对手,高估了自己。如果你认为“随便选出的一支个股”的参与者,总有,甚至大多数都比自己“傻”,才会有从中渔利的打算。甚至很多人认为自己在投机上不仅智识过人,而且“人性的弱点”还比别人少。有的人认为“其实没有人相信这些垃圾,但是其他的散户更加贪婪,我只要适可而止,在其他人脱身之前脱身”。对于一个低估交易对手智商的人,进一步低估交易对手的情商,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

所以,投资时最好还是把市场想象得聪明一点。

 5,由于把大量精力放在与市场各方的博弈上,忽视(甚至认为不必要)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的一个遗憾。

刚才说了这么多,还忽略了一个问题:即,长期投资中,投资者的姿势水平是否增长了?

捕获

人在社会上生活,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生活难免有不如意,不合理的地方,社会也有很多缺陷。特别是在那些远离文明的蛮荒之地,对贫困和暴政的恐惧,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更加剧了人们的焦虑。更不要说在多空激烈交锋的证券市场上,本身投资者受到的生存压力(特别是短线交易)和财富欲望,与这种社会普遍的焦虑情绪叠加起来,几乎很难不让人感到压抑和绝望。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投资者会不自觉的成为情绪的俘虏,甚至认为自己从事的交易事业,是一项“战斗”,要通过与市场的对抗来“扼住命运的咽喉”,通过一次或几次“大手笔”,一举暴富,脱离贫困,远离恐惧,解决生活中的所有问题。在他们眼中,证券交易手段是他们的“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而通过交易成功后获得的”财务自由” 则是一种精神上的远离尘世压力,遗世孤立的理想乡(Avalon)。(3)

我作为交易者,在市场上混迹许久,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处于这种状态。那时候我认为通过交易手段或“大牛市”,就可以一并的解决所有财务和精神上的问题。如果我有了钱,我就可以不工作(也不交易了),而去做“我想做的事”。而“我想做的事”想想也是极为低级的吃喝玩乐,或是看起来文艺一点的“游山玩水”而已。

但是市场不会为你的皮大衣买单(4)——你不太可能获得,或者是在你指定的时间段获得你想要的收益。因此,任何市场上的挫折和失望情绪,无论是市场本身的内部博弈,市场参与者的不诚实行为,还是外部世界的缺陷(如独裁和暴政),我都会作为对行情的投射来处理,认为市场表现是这些因素的投影。这种考量有一定道理(市场反映了一部分内外部世界的因素,包括内部博弈和外部环境,体现在价格内),但是否是全部呢?

于是,我把很多年的时间都消耗在了和(自己想象中的)市场内外部“对手”的对抗中,研究“对手”的动作,作出反应,再次搏击,评估后再作出反应。以此类推,周而复始,八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在市场上没有死掉,但也没有发财——我确实赚到了比一般人多的钱,但是也消耗了时间。

然后我发现,在这八年时间里,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我用同样的时间做别的事(不炒股了),也许赚的钱,取得的成就更大。那我为什么还要来炒股呢?——我来投资,不就是为了取得巨大的,百倍,甚至千倍的收益吗?而事实上是,经过与市场的八年艰苦搏斗,终于在身心俱疲后赚到了略高于一间创业公司副总的收入,同时除了和这些“敌人”搏斗的本领外,什么也没有学会——我这是来干嘛了呢? 还好我没有像Livermore所说的那样,经过精彩的“个人奋斗”,终于从“一贫如洗”变为“极度贫穷”(4)。

原来,我忽略了市场之外的东西——市场,才是真实世界的映像。

试想,分析苹果公司的K线图——打住,如果没有乔布斯,你分析个鬼啊!

11122

讲到这里,已经离题很远了。八年时间里,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而如果你专心于和(特别是中国的)市场斗争,甚至专心于和“中国市场中的傻逼”斗争,来“赚猪圈里的钱”,到头来可能只赚到了一点小钱而已。而同样的八年时间里,也许有更大的世界等着你——哪怕你是在更大,更美妙的市场上。哪怕还是做投资,8年前还没有移动联网,没有智能汽车,没有……

不过,这一切还不晚。我们仍然是很可怜的物种,从某种程度上说,将来影响世界的很多发明还未出现。仅投资行业来说,未来还有相当多的机会等着我们。如果把分析金融危机、阴谋论、不切当的政府行为以及群体性投机的精力,分一部分放在研究个股、行业、科技发展的趋势上,我想投资业绩将会大有不同——甚至就买股票而言,研究得透彻些也能拿的住、避开地雷,或是在更适合的时机卖出。

这样,你收获的不仅是金钱收益,还有分析问题的能力,以及对世界的准确认知。作为有志于做职业投资的投资者,不能每一轮牛市赚一些钱,在熊市里再胡乱投机亏回去,或者是坐吃山空,无所事事,或者金盆洗手,跑到江湖之外去,时间久了,不仅空虚,而且也是对自己能力的浪费。同时,有了钱以后,我想人的精神生活也需要提升,对世界的认知应该相应提高,而不是赚了钱继续过“墙国人的生活”。

即使退一步说,世界上最优秀的投资大师,大部分也都是致力于研究优势和企业而致富的,更不用说那些股票的所有者们,都是通过创新和劳动(而不是股票市场中的零和博弈)致富的。

还有一点,要对文明世界有信心。虽然我们的世界仍有很大缺陷,存在着仇恨、偏见和战争,相当部分的人类成员生活在贫困和苦难之中,但我们正在(并已经)解决自己面临的各种困难和问题(5)。而股市和上市公司的存在,本来也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创造者们的造物和奖赏,即使有再大的问题,也要以“股票市场的存在”为前提。比起五百年前的皇帝,我相信你一定不想穿越回去,因为你正在用比尔盖兹或乔布斯的发明阅读我这篇文章。

所以,比起与其他愤世嫉俗的,没赚到钱的傻逼们在二级市场上争食,更重要的还是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当然限于篇幅和作者能力,关于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话题,这里不能再展开了。总而言之,虽然傻逼的钱看起来很好挣,而且有周教主这样的“榜样”,但长期来看,和傻逼为伍,试图通过欺诈或投机手段,不仅赚不到太多钱,还提高不了自己的水平。对于有理想的年轻人,特别是有志于以投资为终身事业的投资者,最好不要试图在股市里卖孕妇路由器,早日放弃傻逼,才能前往更宽广的天地。

文章中的梗:

(1)周小平在作协的讲话,称支持中共的老百姓参加“抗日战争”中的“淮海战役”。

(2)罗京在新闻联播中——哔!

(3)历史上传说的圣剑,这个梗取自Fate系列。

(4)两个梗都来源于《股票作手回忆录》。

(5)取自红岸工程发出的地球文明的自我介绍。

打赏
2015年0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