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Posted in Others 37次吐槽

我今天做了一个冒险的举动——非法献花。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做经济工作的,不应该涉入政治事件,事实上这也不是个政治事件,应该说是个商业事件——人家公司不想这么搞了,行不行呢?因此我今天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更为了我自己,我必须有所表示。为了祖国,确实,这次是真心的,热爱祖国,就应该使她免受暴政的伤害。为了人民,为了开启民智,为了不让绿坝装在我们和我们孩子的脑子里。为了我自己,争取每个人的权利,当然也是争取我自己的权利啦!我为什么要翻墙,为什么要用海外服务器,为什么不能玩巫妖王呢? 看到漠然的看客们,这一代的年轻人,都只顾钱了,但是有没有想过,如果哪一天,连钱都不给你了呢?

23日的北平,天阴沉沉的,我乘坐4号线到站以后,迅速打车到了清华科技园。这里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远处可以看到google的广告牌。

我先行进行了一下侦查,把3座楼都侦查了一下,发现有大约20位记者在那里,长枪短炮,都在那里拍照。现场已经放了不少花束,还有杯子……杯具啊! 我在远处照了一些照片以后,又接近去拍了一些。探查情况的时候发现楼外面和楼下各停有一辆依维柯警车,那么现场很可能有匪特活动,所以十分危险。我又把附近的监控摄像机位置记下,然后把脸遮住靠近照相。

  

这些是一些非法的花和杯具

 

 

照两张近景

 

之后我迅速离开,前往一家花店买花。这里为了安全,就不提名字了。买花的时候我跟老板娘说,我给对面送,她立即就明白了,“百合吧”……(大雾),之后我又买了两束菊花(……怎么买的都这么邪恶)。然后我跟她说,用报纸包起来吧。她说花啊不能包的会坏的,我说路上都是匪特和摄像机,很危险,她立即就明白了,授意小二拿报纸包起来。

用报纸包起来的花:

 

 

这让我想起来那个伊朗女孩:“你可以摧毁花朵,但不能阻止春天的到来”。是啊,北平的春天来了。

之后迅速从外侧靠近C座大楼,越过一个保安后,冲到google门前,撕开报纸丢掉,放下花束,拍照。由于担心匪特的报复,我全程遮住了脸,并警告旁边的记者不要拍照,但是还是有几个拍了。

 

放下花束后,我向记者们说了一句:“自由万岁!”并捂脸防止拍照后,迅速从绿化跳出护栏脱离,打车到地铁站坐地铁离开现场。

 

本来想全程向推友们直播的,但是考虑到匪特可能会追踪周围的信号,API又没有加密,我在接近科技园的时候就把手机信号关掉了,放在飞行状态。然后完成献花任务后离开现场后才打开的。

本人从事财经行业,本不愿意过多涉入这些事端,博客里更无任何政治内容,我觉得派别之争,左右之争,意识形态之争都是毫无意义的事。但是对信息自由的干扰,影响了你们创造财富的能力,削弱了国家的创造力和生命力,虽然有助于所谓稳定,从长远看,闭关锁国的“稳定”国家大清朝还是覆灭了。21世纪是信息世纪,不主动开放而固步自封,无异于自取灭亡。今天的google之战,是自由与奴役,进步与落后,创新与保守的决战。你们的封锁,不能阻挡人民寻求自由的道路。现在是考验有官部门的智慧和勇气的时候了,是封锁,还是开放,是进步,还是落后?如果贵国的工作人员有幸驾临蔽站,希望你好好思考。可能吧的被封,是你们授予它的最高荣耀。

以前看过高达之类的作品,那些麻木的看戏的人,也逃不过最终被屠戮的命运,而竭力想回避战争的如路易斯的老公,最终还是卷入了战争——当联邦来抓他的时候,没人为他说话。在联邦的暴政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联邦的机器人在屠杀平民,然后新闻里说是“恐怖组织”干的,呵呵,还好现在地球上有这么多国家,互相形成了制衡,不然也会这样的。

经过了CWOW事件,我们就清楚的了解到,暴政是如何被施于无辜的企业和人民。无论你多么有钱,赚取了多少财富,甚至成为体制内的领导,都无法逃脱。这一点上,其实现在我们所咒骂的李彦宏之流,自己也明白得很——google完蛋了,下一个就是他了。 参考资料:李彦宏——互联网是弱势行业 张朝阳讲话: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妨碍竞争,以及丁磊,马云的类似发言。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人是胜利者。

呵呵,人们总说80后90后是堕落的一代,除了钱什么也不知道,呵呵,不过我还是想说那句”自由万岁!”。每当我父母跟我谈到他们20年前上街的故事,我总是很神往,那就是青春啊!我的青春不应该是躲在屏幕后面的投机者,应该直面这个社会。我们应该为此做点什么。

如果我能等到,等到春风吹绿了大地,阳光穿透了乌云,我会跟我的孩子说,你爸爸当年也参与了“非法献花”,为了网络自由而战呢。如果不能,我希望我下辈子还投胎到中国,一定要亲眼看到中国解放的那一天。

  

2010年0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