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Others 7次吐槽

我爸是李刚!”成为最近的流行语。我为此还写了一个小段子 (需翻墙),没想到竟然传遍了长城内外,大墙南北… 这件事情我实在不想赘述,也不想声讨一下狗官和他的衙内,只是有点莫名的想法。

“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这次李衙内连开头都没猜到就撞死人了,更别提结局了。一起意外事故,或者是意内事故开始失控了。随着熟悉的70码剧情,一个小城市公安副局长的儿子,根本算不上官二代的傻逼酒后撞死人了。

这事情其实可大可小,如果他够聪明,什么都不说,也没人知道他是谁的孩子,进了局子那就是自己的地盘了,事故责任认定上搞点文章,再多给死者家属赔点钱,如果他们情绪不稳定,就让他们去精神病院里稳定去。可惜一句“我爸是李刚”,一切都完了。当然了,这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如果他足够聪明,怎么会喝酒开车,更何谈撞死人呢?

“我爸是李刚”,我爸是李刚,李刚,李刚…… 我爸是共匪,共匪,共匪…… 早已对政府怀着满腔怒火的暴民们,被镇压多时不得发声的媒体,海外的反共组织们,像闻到鲜血的鲨鱼,像听到内幕的游资,这则事故新闻热度就像公布了重大重组的上市公司,不由自主的连续被天量游资推上涨停板。

很快李刚身上就多了一堆DEBUFF,什么“查出5套房产”啊,“父亲是副省长啊”,常规媒体也加入了进来。李刚想召唤小怪帮忙,召唤出那个傻逼大学的校长,对学生们施放了“法术反制:沉默”,没想到很快方舟子都跟进了,爆出校长抄袭门来,眼看小怪就要被秒,李刚想用一些好处收买受伤者家属,结果连“国家的敌人”艾神@aiww代表的民主派也介入了,事情至此已经完全失控,政府维稳失败,不仅李刚和校长的命运犹如那漩涡中的蚂蚁,这一干人等都卷入了与政府直接对抗中去了。或许最可怜的是死者家属,这下真该被稳定了。很快我估计就要有人含泪劝告“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了…

当然我不想评论李刚家族的罪行,这时候李刚再去CCAV道歉已经没有了意义,嚣张一世的局长大人犹如被RAID的BOSS,尽管拼命挣扎,也逃脱不了最终被推倒的命运。至于能不能掉出“民主”这件稀有装备,那就要看运气了。

李刚这个人,或许只是一个一般的贪官,本来在那里贪着,就像其他的匪官一样。儿子刚刚20岁,家里又有钱,人生正在自己感觉中的“巅峰”上呢。被撞死的学生,或许只是一个一般的老百姓,本来在那里过日子,就像其他老百姓一样,也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李公子的一脚油门,竟然把无数人的生活轨迹给推得偏离了轨道。就像谁也没想到四川保路运动竟然推翻了清王朝一样,一切都颠覆了。

于是按照塔隆·血魔的说法“命运之轮又开始旋转了……”

李刚就这样被人民沸腾的怒火淹没了,按照某媒体上面一篇文章的说法:

    无论如何,李刚父子于我国的民主进程,终究也是有贡献的。他们将以“我爸是李刚”这句“名言”,与“屁民、躲猫猫、俯卧撑、欺实马(七十码)、被自杀、周老虎、蜗居、钓鱼执法、天价捞尸”等网络热词的造就者一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或许如杰弗逊所言,自由之花需要爱国者和暴君的鲜血来浇灌,于是李刚一家又成为了献祭给中国民主进程的又一份祭品,就像那些螳臂当车的学生们,成为了寒冰王冠下的又一堆白骨。

然而我想说的并不是李刚。

看着漩涡中挣扎着的李刚,我突然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活着》中的那个书记撞死了人家的孩子,完全是一起事故,虽然他非常后悔和愧疚,但是对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等到他在文革中被整了想寻死,又回去找到当事人,这才感到,不仅他主宰不了别人的命运,连自己的命运都主宰不了,从这点上出发,他和那农民有何区别呢?

苏轼的《赤壁》词,很多人都很倾慕于周公瑾当年的“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势。而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到最后却成了李刚,多少机关算尽,就因为一句“我爸是李刚”而灰飞烟灭了。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其实苏东坡想说的是,“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吧?

 

回到盘面上来

你看我扯了这么一大堆,还得回到老本行投资上来。这事情就像是600111的稀土,事情就这么的失控了。你永远无法预测市场。去年我一个朋友在25以下买了相当数量的600111,结果在40左右出掉了,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现在投身私募事业中去了,然而他也没有想到,稀土的事情连续发酵,最后竟然涨到现在这个程度。我估计稀土的主力也没有想到,竟然发生了钓鱼台事件,稀土被用作对抗的筹码。从席位上看,主力换了一波又一波,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逐渐脱离了市场各方的控制,变得天马行空起来。

原来低价买的,中间割肉的,高位减仓的,追高买入的,各方都无法预计接下来的事情,而且除了600111之外,其他的乱七八糟的品种也卷入稀土大战,竟然形成了一个所谓“板块”来……

这充分说明了市场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是无法预测的。我们的一切分析与策划,到最后很可能像李刚一样,变成毫无用处的东西。想到这里,我分析大盘的想法顿时变得索然无味了。

趋势一旦开始,逐渐就有了自己的意志,它将挣脱我们对它的捕捉和预测。所以我只能给出一点方向性,或者倾向性的猜测来。这里我推一下外汇存底变化情况.

WHCB

 

李刚的呓语

人类的文化艺术和情感,大多属“生离死别,爱恨情仇”这些。自己和别人的人生轨迹变化,是古往今来最热衷的话题。究竟人生是三分靠运气,七分靠打拼,还是七分靠运气,三分靠打拼?“成功学”是不是骗子,人真的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吗?XXX是历史的选择还是历史的巧合?

在这个问题前,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世界的运转究竟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这个问题我也无法回答。我们面对“不确定”这个不知多强大的力量,这个力量连共产党也要颤抖。

一碗蛋炒饭,颠覆了最后的封建皇权,领袖人物难道能跳出命运的圈子吗?巴菲特说要感谢自己生在美国,来自匈牙利的索罗斯却笑而不语。看着美国的低市盈率叹气的我们,又为一周上涨400点的波动性鼓掌欢呼。究竟人是世界的镜像还是世界是我们的倒影?你是想被命运领着走还是被拖着走?

李刚就像我的多单,明明盈利了一百多点,晚上却传出了加息的声音。刚想割肉,低开高走又创新高。李刚在纽约做原油期货,害怕风险不留隔夜仓,结果飞机撞了上来……

在明天的太阳升起前,我们都是李刚。

 

最后让我用《赤壁赋》的一段作结尾: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打赏
2010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