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读者关于社会历史问题的信下

承上文所述,回应第三个问题:

由于技术进步呈现“S”型曲线,在技术进步较快的时期,发达国家社会发展较快,社会结构适应了较高增长率,一旦技术进步放缓,发达国家会产生经济危机。而由于发展中国家承接发达国家外移的低端产业,一旦发达国家产生经济危机,阻碍了产业继续外移,会使原先较快增长的发展中社会出现较大波动,如果处置不当,可能造成经济和社会危机。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也比较尖锐,某种程度上是当前争议较大的一个问题。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争议来自于“科技是从哪里来的”。

首先按问题来说,技术的普及化确实呈现S型曲线,普及的不同阶段存在不同程度的上升速率。在技术革命发生后的增长较快的时段,发达国家社会产生适应较快增长率的社会结构,一旦技术进步普及的速度放缓,发达国家可能出现经济危机。

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也是“经济周期”理论的主要研究对象之一。在康波周期理论中,一个长周期受益于技术进步,在复苏和繁荣期增速逐渐增大,同时社会总资产增速加快,收益率上升,信贷也同步增长。当技术进步进入平台期后,前期投资扩张的产能中较晚投入的可能无法回收成本,经济周期转入衰退,进而收益率下降,信贷无法回收,经济活动由扩张转为收缩,经济转入萧条。

在马学里面管这个叫做“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解决方案是计划经济,既然没有波动了,自然也没了危机。

1,技术是从哪里来的

绝大多数从计划经济转型而来的落后国家对技术的来源的认识都是模糊和错误的。在这些人眼里,科技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严格的说,“科技”这个词都是有严重问题,Technology应该只翻译为技术,它也许用到了“科学”的知识,但也许也没有。技术不一定依赖于科技,完全可以仅凭经验作为技术的来源。现代社会由理论指导的“科学+技术”研发模式,被简单的理解成“科技”,本身就已经很歪曲了。

对于古代社会而言,并没有成体系的科学,技术主要靠一部分的科学理论加实践经验摸索生成。即便在今天的社会中,生产技术(所谓know-how)仍然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特别是生产中的加工、材料等问题,本身就不能依靠纯理论解决问题,许多技术设计就是在生产中总结和提升的。蒸汽机时代并没有热力学公式,早期飞机也没有风洞试验,少量理论知识加大量实践才是技术的主要来源。

之所以落后国家会产生出英国”天降“蒸汽机,然后就爆发了工业革命之类的臆想,很可能是因为落后国家的蒸汽机真的是”天降“的。无论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落后国家的早期技术都由外界输入,在发展前期本土并无“技术研发”可言,故会产生技术原生国(如英国)的技术是“天降”一般的幻觉。加上一般国家的国民对世界史本身就所知甚少,更不知技术史,产生这种想法也是自然而然的。

实际的蒸汽机或者其他技术当然是逐渐总结和提高的,从早期不堪一用的,只能抽水的蒸汽机,到后期的可以装在火车上的近代蒸汽机,其设计改进已经差别巨大,而每一次设计改进都是根据实际需要进行的微调(如调速、换热、气缸、连杆),逐步提升效率至该项技术的物理极限。

我们在今天难以对蒸汽机、古代的帆船一类的近代技术的发展史进行详细考察,可能是限于史料或语言的障碍,但可以按照现代的技术来进行类比。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上看,100年后的人看今天的“人工智能”,也属于“古代技术”。那么100年后的人讨论今天的技术发展史,也应该得出同样的迭代提高的结论。通过观察今天的“高科技”的发展,也就是明天的“古代技术”,明显可以看出,今天的技术也是逐步迭代提升的,三年前、三个月前的“人工智能”可能都与今天的不同,技术正在很快的小幅度改进。从”芯片“等的发展史看,也可以看出现代技术的发展与古代技术如出一辙,每年都有进步,新理论和新技术方法应用在新产品上。不信看一下今年的手机和三年前的手机,可以看出进步都是潜移默化的,而软件技术这点就更明显了。

所谓天降技术论,就是落后国家对于高技术输入产生的误解。假设现在有外星人传授给地球人一种高技术,对地球而言就是“天降”的。同样给落后国家输入“蒸汽机”或者“芯片”,对于技术接受方而言,一样看起来像是“天降”的一样,即便他们学会了这种技术的全部细节和科学原理知识,也不会知道这种技术的迭代改进过程,对他们而言,仍然是从“外星球”输入的。

这就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是技术原创国的这种技术的原创是没有“过程”,没有“半成品”和试错,没有错误的实践,那如何解释这种技术的来源呢?只能解释成“科技爆炸”了,而“科技爆炸”就只能解释成突然哪个大科学家(如牛、爱)“理论爆炸”了,进而带动了“技术爆炸”,产生如刘慈欣一般的工业党对科技的认知,好像是外星人或者地球人突然知道了什么理论,然后就突然出现了从蒸汽机到光速飞船的技术。

这种如文学作品般的幻想却堂而皇之的成为某大国科研的指针,什么原创技术、硬核技术、自主技术… 也许从苏联输入的技术在那个年代的山东解放干部看来就是外星人的科技吧,或者像是80年代的PLA看黑鹰直升机一样?

2,产业外移与技术研发

关于产业外移,肯定是从低技术到高技术的逐步外移。作为承接技术转移的落后国家,首先要考虑自身能否配得上输入的高技术,如同今天不太可能把芯片技术直接输出到非洲一样。

而当发展中国家(作为技术的承接国)接受了较低的,由发达国家输出的技术产业后,假设发达国家出了什么问题,就会导致这些较低技术的产业外移出现阻碍,进而使得适应了由技术输入驱动高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出现严重波动,进而造成经济和社会危机,应该说这个总结是建立在1998、2008经济危机对东南亚国家和中国的不良影响上。

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后(大概20-30年)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中日韩台等国熬过了这些危机,甚至中日韩台还实现了产业升级。这也说明了这种波动并不一定会导致这些技术接受国出现严重的,不可逆的损害,这种困难是可以克服的。

假设先不考虑中,从日韩台等国的技术发展史看,要想实现技术的真正自主研发,克服低端产业受制于竞争力低带来的不利影响,可以明显看出从承接“天降技术”后,再在天降(输入)的技术基础上进行了迭代改进。

以日韩台的优势产业如汽车、电子、芯片等为例,这些技术均为从西方输入,在本土运行了相当长时间后,经过逐步消化吸收,再进入逐步改进的状态。一旦进入了本土研发力量可以对技术进行迭代改进的状态,则这项技术就不再是“输入”技术,而成为本土掌握的技术,甚至可能成为世界优势技术,反超技术原创国。经过迭代改进后,日本车大幅度超越欧美车,可以和德国车抗衡,在经济性等方面世界领先。韩国、台湾的芯片制造业取得世界领先,可与与英特尔直接竞争,台积电还成为其他国家芯片代工的必备。而这些都是建立在本土长期运行、迭代改进技术的基础上。特别是台积电的芯片制造技术,建立在本土研发和实践基础上,取得了世界领先的成果。

以上这些其实在中国大陆也存在,中国大陆的锂电池、手机屏幕、摄像也已经在长期代工和自主提升过程中逐步实现了自主研发,并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所谓全要素增长率(TFP)的提升,就是在一次一次的迭代升级中体现的。事实说明落后国家在掌握了输入的技术后,只要能在本土迭代改进,就能实现在该项技术上的自主提升以至于超越。

如果能够实现输入的技术被本土企业掌握并提升,就可能克服由于主要市场的周期波动造成的压力,熬过由于依赖出口造成的周期性波动,防止发生大的危机。

3,为什么苏联无法迭代改进

如果说苏联无法改进它的技术也是不恰当的,历史上看苏联的技术从欧美(美、德)输入后,经过本土改进,有了相当多的提升,特别是在军事上的提升巨大。但从事后看,苏联后期技术进步逐渐乏力,特别是没有赶上电子计算机的技术进步潮流,在电子技术上严重落后,最终失败灭亡。就算是没有819,苏联生存到今天,可以说在战场上也不可能讨到任何便宜,这可以从今天俄罗斯装备在战场上的表现看出来,贝卡谷地和海湾战争不过是预演。

从中国的历史上也能看出,计划经济下技术的迭代改进明显减弱,出现技术停滞和路线错误的问题。当进入本世纪后,很多国有企业的技术装备还停留在六七十年代,惨遭民营企业竞争淘汰。

应该说,“迭代改进”是资本主义的专利。苏联的火箭之类的装备每次有一些改进,不属于“全要素增长率”提升带动的改进,反而是真正的“外星人技术”——由少数科学家用锤子敲出来的,不可复制的技术改进。我们看到的计划经济中的技术进步,特别是武器装备的进步,实际上是“型号升级”,而不是根据实际情况作的调整。这种型号的升级,也是建立在计划的基础上,也许计划官员根据装备的使用情况,总结了一些问题,下一个型号(可以理解为版本)会加以改进和提升,再或者看到外军有什么先进装备而加以抄袭。但这是一种类似于从客户投诉中改进技术的方式,而不是主动的、根据市场的需要和自身的技术能力,做出的有创造性的改进。类似于领导要求你射程再长点,装药量再大点,但不会有人跟你说要装个人工智能在里面,因为领导提不出这种要求。

资本主义对技术改进的需求是基于实际利益的,而不是从军队的投诉中被动改进。和计划经济中没权投诉的老百姓相比,资本家的用户可以直接去竞争对手那里,这迫使资本家不断改进其产品。而连军队用户的投诉都没有的话,可想而知苏联的民品有多差劲了,实际上到了80年代苏联人都开始羡慕中国生产的民品了。

除了消费者直接用脚投票外,资本生产者还要与其他同行竞争成本和生产效率,以更高的速度、更低的成本生产出更多、更好的产品,真正实现“多快好省”建设资本主义。而这样显然会倒逼资本生产者不断改进生产技术和方法,这就产生了技术进步。如果无法复现早期汽车的技术进步过程,只要看今天的特斯拉电动车的技术进步过程,就可以看出技术同时发生在产品本身和产品制造流程中——除了特斯拉本身技术越发先进,超级工厂的生产率也显著提升。通过18650-21700-41200电池的升级,电池组越来越大,意味着需要更少的电线、包材和框架,提升了能量效率,也加快了生产速度,降低了人工成本。而整车制造中现在已采取全铝一体成型,减少了焊接点的数量,显著提升了效率。

如果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国有公司里,显然不会有人去管它,车子生产的快还是慢,成本高还是低,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生产出来就行了嘛… 即便今天实现了“国有股份制企业”,国有汽车公司(如上汽)有一定的市场经营压力,需要进行技术提升,但也很难做到像是私营公司那样“挖空心思”的技术提升,电池做那么大干什么,着火了怎么办(电池做得大散热困难),差不多就行了…

还有一些问题,也是资本主义的特色:技术进步是有风险的。在技术改进的过程中,应用新技术、新方法等,常常有技术失败的风险,特别是技术路线整体失败的巨大风险。

在技术路线的激烈斗争中,输家往往会倾家荡产,彻底被市场淘汰。从早期的RISC和CISC之争,到现在的激光雷达和图像识别之争,技术路线的斗争充满了风险。而这是计划经济和国有公司不能承受的,它们只能接受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技术路线,一旦技术路线失败造成的损失,任何国有机构都不会承受。而这正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特色:资本生产者承担风险。在马斯克争夺电动车技术路线的过程中,特斯拉的投资者承担了巨大风险,也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同理当你看到马斯克的火箭不断进步时,国有(不管是哪国)的航天部门绝对不会效仿,因为如果火箭失败爆炸,甚至炸死了人,显然国家很难接受,这可以从航天飞机失败后项目整体被取消看出来。相反私营机构问题不大,维珍银河的火箭失败在已经死了人后,还是成功实现了近地轨道载人,现在还照样是上市公司。

另外,在面对不同的技术路线选择时,计划者选择把资源给哪个路线呢?这又是一个本来不成问题的问题… 你看,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是克服本来不存在的困难。我想假设计划经济大国想“举国之力”搞芯片时,就会发现芯片里面技术路线简直千奇百怪,国家连投资都不知道投给谁…

当然,如果有人问,日韩台等国也不是“完全市场经济”国家,他们输入了技术,为什么能够迭代改进? 因为市场经济不是0和1的关系,市场化程度有高有低,日韩的市场化程度虽然较欧美低,但较中国又高很多,对于三星、丰田等企业内部的技术进步,基本还是企业自主掌握,国家干涉的较少,而台积电国家干涉得就更少了。反而作为反例的是日本的电子产业,由于国家的“产业政策”走了弯路,失去了芯片的领先地位,从90年代芯片领先沦为落后(当时日本对芯片行业进行了国家干预,结果导致技术路线错误)。而日本的新能源汽车也是因为产业补贴而坚持在错误的道路上(氢能源)越走越远,被中美的电池车打败。

总结:

科学和技术不是一回事,把科学理论变为现实生产力的技术需要不断进行改进提升。而落后国家只看到技术本身,看不到技术改进的过程,直到他们自己掌握了某一门技术,并在这一门技术上进行改进,才能建立自己的技术优势。

承接产业外移会造成社会依赖外需而脆弱,但也创造了本土掌握外来技术的机会。而本土能否掌握外来技术,又取决于本土的市场化程度,市场化程度越高,越有可能在掌握的外来技术上取得技术优势。

市场化程度高意味着资本在生产中决策和承担风险的程度高,故能承担技术进步带来的高风险,也能着力于细微的技术升级。相反产业补贴、国有投资会导致技术路线错误,技术细节停滞和倒退。

如果无法掌握输入来的技术并在此技术基础上自我升级,全要素生产力的增长就会停滞,进而无法在国际竞争中取胜,最终被世界文明消灭。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本身就很差,只有少数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部门有能力自主研发,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反而打压资本家,这些技术进步也会停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